:::

課程查詢 / 武俠小說概論



第一章 緒論:通俗•武俠•文化
 第一節 通俗與讀者
 第二節 通俗小說與文學
 第三節 武俠小說的類型特色
 第四節 武俠小說與社會大眾
 第五節 武俠小說與武俠研究
 第六節 武俠小說研究的進程
第二章 俠客敘事學導論—武篇
 第一節 「武俠」與「武俠小說」的肇興
 第二節 「武」與「十八般武器」
 第三節 「武林祕笈」的奧祕
 第四節 武林門派—江湖的結構組織
第三章 俠客敘事學導論—「俠」篇
 第一節 歷史之俠—從《史記》到《後漢書》
 第二節 文學之俠—從樂府詩到唐人傳奇
 第三節 義俠的開展—從《水滸傳》到《三俠五義》
 第四節 義俠的餘波
第四章 武俠小說本體論
 第一節 透視「童話」
 第二節 成人與童話
 第三節 依他的「形象」—武俠世界的建構
 第四節 「成人童話」的功能
 結語:武俠小說的「體」與「用」
第五章 武俠小說與歷史
 第一節 小說、武俠與歷史
 第二節 武俠如何援用歷史
 第三節 金庸小說的歷史「虛」與「實」
 第四節 雲中岳之以「復古」作「寫實」
 第五節 虛構歷史的《英雄志》
 結語:小說歷史與人性
第六章 武俠小說的舊派與新派
 第一節 「新派」起始爭議
 第二節 「舊派」與「新派」的分野
 第三節 「舊派武俠」鳥瞰
 第四節 「新派武俠」概說
 第五節 「新派武俠」的特色
 結語:「後金古」時代的武俠
 民國以來武俠小說發展大勢表
第七章 武俠小說與政治—「暴雨專案」始末探析
 第一節 國府遷臺後的圖書管制政策
 第二節 「暴雨專案」的實施過程
 第三節 97種查禁武俠小說目錄及查禁目的分析
 第四節 「暴雨專案」的影響
第八章 武俠文化產業芻議
 第一節 武俠文化面面觀
 第二節 「武俠文化產業」開發的路徑
 第三節 個案探討(1):霹靂布袋戲
 第四節 個案探討(2):桃花島
 第五節 個案規劃(1):打造武林城
 第六節 個案規劃(2):諸葛四郎重現江湖
第九章 臺灣武俠作家點將錄
書封面
第一章 緒論:通俗•武俠•文化
  文學創作包含:(1)作者;(2)作品;(3)讀者;(4)宇宙四個層面的問題,這四個層面可以彼此獨立,發展出不同的相應創作理論;但各有所長,亦各有所偏,如何捨長補短,是研究文學者必須深入思考的問題。
  「通俗」可從「溝通於俗」、「通行於俗」或「通曉習俗」三個層面加以理解,而關鍵就在於「讀者」。「讀者」是「通俗小說」的命脈,唯有獲得普遍大眾的喜愛,才有可能「通俗」;因此,「通俗」就意味著普遍化、大眾化,作品必須廣獲讀者歡迎,就必須以多數讀者容易接受、理解的表現方式呈顯,而作者也必當深入了解讀者的需求,方能達成「通俗」的效果。但過分著重於「通俗」,也難免會有模式化、低俗化的後遺症。古今「讀者」的結構不同,當代的作者,如何一方面吸引讀者,一方面保持作者創作的主體性,是最大的挑戰。
  「通俗小說」向來被目為「不登大雅之堂」,甚至被屏棄於「文學」之外,但如果從多元思維的角度來看,「通俗小說」亦自有其不同的文化功能,自當列入「文學」中的一環。
  「武俠小說」是「通俗小說」中重要的類型之一,其類型的特色,主要是由「武」與「俠」構成,而「武」,尤其是冷兵器的「武器」與傳統武術源流的「武藝」,更是其中的關鍵。但「武俠小說」是文學虛構的,故古代性、虛構的江湖世界,亦是武俠小說的類型特色。
  「武俠小說」之所以會受到大眾的歡迎,是有多種因素的,並不如一般人所認定的,是因為讀者對社會黑暗、不公的不滿,或是內心充滿著對「正義」的渴望,而喜歡閱讀武俠小說這麼簡單,實際上牽涉到不同讀者的不同閱讀目的,而武俠小說涵攝極廣的內容,以及其中不同性格、經歷的人物,都可能吸引不同的讀者浸沉於其中。
  「武俠小說」所涵攝的範圍極廣,可以分從文學、文化及社會三個不同的角度切入研究,同時更應注意到其「娛樂休閒」的功能,如此才能真正探究出武俠小說的真正意義與價值。
  中國對「武俠小說」的研究,有兩個關鍵時間點,一是1930年的「通俗文學論戰」,開啟了相關的爭議;二是1980年《金庸作品全集》的出版,底定了武俠小說研究的地位。其間各有成果,亦各有不足,尚有待於新的開展。

第二章 俠客敘事學導論—武篇
  「武俠」一詞,雖為中國古代已有的詞彙,但真正獲得重視並廣泛加以援用,是受到日本作家押川春浪的影響,但實際上只是詞彙的借用,自有其獨立的意義與內涵;中國第一篇題為「武俠小說」的作品,為林紓於1915年刊登於《小說大觀》第3集的〈傅眉史〉。
  「武」字一名四義:武器、武藝、武士、武勇,前兩者與「武俠」之「武」關係密切,後兩者則與「俠」相關。武俠小說實際上以「武」為前提,而此「武」所用的兵器,必然是冷兵器,亦即以傳統的十八般武器為主。
  「武藝」是施展兵器的技巧,不同形製的兵器,有其不同的施展方式。但武俠小說中講究的是「武功」,「武功」是小說虛構出來的,但卻是江湖世界中最重要的憑藉。欲在江湖中爭勝、主盟,必須要有高強的武功。武俠小說多數以「少年成長」的模式進行,在傳統武術著重「內功」的觀念主導下,武俠小說就出現了具有「速成」效果的「武林祕笈」。
  「武林祕笈」有六種特性,更與武俠小說的情節緊密結合,故甚少有作家能夠擺脫「武林祕笈」的限制,乃至成為武俠小說中的重要模式之一。
  武俠小說的江湖世界號稱「武林」 由一群善武的人為主體,而這群人各有組織,其中最重要的組織就是「武學門派」、「教門」與「幫會」。「門派」以少林為首,武當次之,皆以佛道名山命名;教門則指宗團體,但除了明教及白蓮教外,較少受到關注;「幫會」主要指黑道幫派,是從「綠林」中延伸而出的。丐幫則是幫會中最特殊的一個,通常賦予了他忠義的性質。

第三章 俠客敘事學導論—「俠」篇
  「俠」的本義原來是負面的,《韓非子》是第一個將「俠」視為某一氣類人物的總稱,但也是極力加以批判的。
  司馬遷的《史記•游俠列傳》開始從道德的角度對「俠客」予以肯定,開啟了後代對「俠客」的新的詮釋。但後起的史學家,如班固的《漢書》、荀悅的《漢紀》,乃至范曄的《後漢書》、魚豢的《魏略》,卻未遵循司馬遷的觀點,對「俠客」貶過於褒,基本上代表了正統觀念中對「俠客」的固定看法。
  六朝時期,出現許多歌頌「俠客」行徑的「遊俠詩」,以帶有濃厚文學想像的角度褒揚俠客,充滿了意氣飛揚的少年蓬勃朝氣,直到唐代仍然頗為盛行。但唐代最主要的小說作品「傳奇」,卻凸出了另一種頗受道教影響的「劍俠」,是結合了文學想像與宗教信仰為一的新興「俠客」。
  不過,也由於「劍俠」的神祕與不穩定性,促使了學者對「俠客」重新省思,以李德裕〈豪俠論〉為代表的儒家「正義」觀念,開始對「俠客」的「義氣」,加以範限,導致了其後「義俠」的嶄露頭角。
  「義俠」觀念的發展,從唐末到清代中葉,有相當長時期的醞釀過程,最主要的是結合了儒家的「忠義」觀念,將「俠客」作了帶有濃厚理想性的文學重塑,而《水滸傳》與《三俠五義》二書,可以視為「俠客」演變的一個縮影。自此以後,「俠」的定義由負面轉成正面,有了180度的大逆轉。經由清末小說《七劍十三俠》、《仙俠五花劍》等的繼續發揮,到了民國的「武俠」時代,終於定型。

第四章 武俠小說本體論
  武俠小說向來被比喻為「成人童話」,從童話所須具備的「兒童、故事、幻想、趣味」四要素而言,武俠小說除了「兒童」外,基本上完全吻合。但因其為成人所構築且為成人所遨遊的國度,故可以目為「成人童話」。
  成人也是需要童話的,武俠小說就在這個需要中應運而生,提供了一個想像的、虛構的、有趣的、理想的,而且是由成人自己創造的「成人童話」,這是武俠小說的「本體」。
  但成人構築這個世界,取徑與兒童大異。以「成人童話」為本體的武俠小說,簡化了社會脈絡、弱化了法律、強調了道德的理想性,在遙遠的古代建構了一個超越現實而又不離現實的、虛構想像的江湖世界;因而具備了桃源暫遊、化有限為無限、代償志業、舒洩忿懣、滌清暴戾之氣以及傳承古代文化的諸多功能。
  只是,如此的世界,還可更進一步的與現實作結合,從人性的角度出發,予以更深入的摹寫,體用兼備,使這個世界更具意義。

第五章 武俠小說與歷史
  小說「虛構」,歷史「記實」,是小說與歷史最簡單的區劃;但其界線向來很難分辨。小說自有其自塑的時間與空間,這就是小說的「歷史」;雖然可能取真實的史事加以敷衍,未必須完全合乎歷史。武俠小說由於其古代性,故常與歷史相關聯。
  武俠小說對歷史的運用,基本上有四種不同的方式:(1)取歷史上的某一人物為主角,陪襯若干虛構的人物,而展現整體具有歷史脈絡的武俠故事;(2)取歷史上某一朝的史事為為背景,而以虛構人物為主角;(3)取歷史上的某一個時期為背景,劃出輪廓,凸顯此一時期中的某些特色。(4)虛構一個不存在的「歷史」。欲將武俠與歷史相結合,必須充分掌握到史事,而不同的史觀,影響到對史事的詮釋,亦足以展現出作家的史識。
  金庸武俠小說對歷史的運用最膾炙人口,主要是得力於其虛實相生、其虛若實、虛實相融的技巧,但過於濃厚的「歷史癖」,有時不免成為一大缺憾。
  雲中岳的武俠小說,採取「復古」的方式,細摹當時社會的種種情狀,使讀者如真的置身於古代氛圍之中,展現出與其他武俠作家完全不同的特色。
  孫曉的《英雄志》,以明代歷史為粉底,虛構出一個歷史時空,藉此重新思索武俠小說中的「正義」問題,既深刻又充滿省思的力道。
  武俠小說基本上著重的還是「人性」,但諸作家對「人性」的解讀及著重點不同,而各有其別開生面的思致。

第六章 武俠小說的舊派與新派
  武俠小說有「舊派」與「新派」之別,大抵上以1949年為斷限;但臺灣的「新派」發展較晚,始於1964年左右。
  「舊派武俠」與「新派武俠」各具有不同的風格與特色,但從文學發展的角度來說,任何的「新」,都是從「舊」衍生、發展而來的,不可截然二分。
  「舊派武俠」從平江不肖生、趙煥亭「南向北趙」開始,是在一片「強國強種」的意識下興起的;其後有還珠樓主等「北派五大家」繼起。通常篇幅甚長,受到連載體式的限制,結構散漫,但讀者群已大量增加,且專業作家也開始投入創作行列之中。
  「新派武俠」以港、臺為重鎮,香港以梁羽生、金庸為創始,較著重小說與歷史的關係;臺灣則先是有繼承「舊派」的郎紅浣為先行者,1964年左右,陸魚、司馬翎等開始步入「新派」領域,而在古龍的手上,發展到顛峰時期。
  「新派武俠」的特色有:在主題方面呈顯出多元化的趨勢,在人物描寫上細膩深刻,在情節結構上較為完整,插敘減省、節奏增快,且擅於運用嶄新的敘事手法加以創作。
  1980年∼1985年,金庸封筆、古龍歿世,「新派武俠」逐漸式微,雖猶有作家努力不懈,育超金邁古,但大江東去,武俠風光的一頁,終於掀翻過去。

第七章 武俠小說與政治—「暴雨專案」始末探析
  文學與政治始終無法脫離關係,武俠小說亦復如此。1949年國民政府遷徙至臺灣,有懲於在大陸時文藝政策的失敗,開始訂了若干限制圖書出版的法規。
  「暴雨專案」就是當時完全針對武俠小說展開查禁的一項政令,於1959年12月31日定案,隔年2月15∼17日全省同步實施,開列了97種查禁書目。
  「暴雨專案」雖以防制盜版為理由,但實際是因金庸小說在臺灣流行的原因,是針對金庸而來的;但影響所及,則波及到了所有的香港作家,其書幾乎全面遭到禁止。
  「暴雨專案」除了進一步隔絕了臺灣作家取法大陸舊派及香港小說的管道外,最大的影響在於其所產生的強大政治壓力,使得臺灣作家在整個武俠創作上採取了規避歷史的策略,從而造成臺灣武俠特殊的「去歷史化」的風格。

第八章 武俠文化產業芻議
  基本上,「武俠」的特色,展現在以「武」領銜的中國武術傳統,以及以「俠」為表徵的武道精神、道德使命、轟轟烈烈的事跡與傳奇而更重要的則是,其中虛構的「江湖世界」足以將傳統古代的文化內涵,淋漓盡致地展現在這個特殊的場域中。可謂是最具有中華文化特色的一環,也是最富有開展性的文化產業之一。
  臺灣的「霹靂布袋戲」與浙江的「桃花島」皆是以「武俠文化」為主體,具體實踐的文創產業範例。霹靂以圖像、偶像的重新塑造,以及一系列相關產業鍊的結合,成功地創造了武俠文化產業的典範;桃花島則以金庸的武俠小說為藍本,結合觀光、旅遊,亦具有相當程度的吸引力。
  以此兩者的模式出發,本文規劃了「武林城」及「諸葛四郎重現江湖」的未來可能,以展現出武俠世界的「江湖」,以及武俠、傳統戲劇、漫畫三者結合的初步構想,聊作拋磚引玉,希望能導生出更具體、更富創意的武俠文化創意產業。

第九章 臺灣武俠作家點將錄
  35位臺灣武俠名家的生平及作品風格介紹。
  1.林朝鈞、2.郎紅浣、3.孫玉鑫、4.臥龍生、5.司馬翎、6.諸葛青雲、7.上官鼎、8.墨餘生、9.古龍、10.高庸、11.東方玉、12.慕容美、13.獨抱樓主、14.蕭逸、15.陳青雲、16.武陵樵子、17.曹若冰、18.陸魚、19.柳殘陽、20.田歌、21.東方英、22.司馬紫煙、23.秦紅、24.雪雁、25.秋夢痕、26.獨孤紅、27.雲中岳、28.溫瑞安、29.李涼、30.荻宜、31.奇儒、32.祁鈺、33.于東樓、34.孫曉、35.蘇小歡。
林保淳
國立臺灣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