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程查詢 / 隋唐史



第一章 導論 ─ 隋唐史的特質
 第一節 承先啟後的歷史地位
 第二節 中外文化交流的鼎盛
第二章 隋朝的統一與建設
 第一節 隋朝的建立與統一
 第二節 隋文帝的改革
 第三節 隋代的建設:都城與運河
第三章 隋朝的盛衰
 第一節 隋朝的富強
 第二節 隋朝的統治集團
 第三節 隋煬帝的內外措施
 第四節 隋末叛亂與隋的滅亡
第四章 唐朝的建立與唐初政局
 第一節 李唐王朝的建立
 第二節 玄武門之變及其影響
第五章 貞觀之治
 第一節 唐太宗的治績與致治的原因
 第二節 唐朝政治與法律制度的建立
 第三節 唐初的對外關係
第六章 女皇帝武則天時代
 第一節 高宗的繼統及其易后
 第二節 武后的稱帝及其政治
 第三節 唐的恢復及女主餘波
第七章 開天時代 ─ 由盛轉衰
 第一節 開元之治
 第二節 安史之亂
第八章 安史亂後唐朝不亡的原因檢討
 第一節 藩鎮與中央的關係
 第二節 唐朝中後期的危機與改革
 第三節 社會秩序的重建
第九章 宦官與朋黨的交相為患
 第一節 宦官之禍
 第二節 朋黨之爭
第十章 唐朝的衰亡
 第一節 外患侵擾
 第二節 內亂頻仍
 第三節 唐室覆亡
第十一章 五代十國史事
 第一節 五代十國的分立
 第二節 五代十國的政治特質與歷史意義
第十二章 大唐帝國覆亡的歷史意義
 第一節 唐宋間的歷史變革
 第二節 十世紀前半葉亞洲局勢的動盪
書封面
第一章 導論 ─ 隋唐史的特質
  隋唐史的特質,主要有兩點:一是具有承先啟後的歷史地位,二是呈現中外文化交流的鼎盛。就前項特質言,自唐至宋之間,無論政治、社會、經濟等方面,都發生重大變遷,不少史家據以作為中國歷史的分期界限;且隋唐歷經前代的民族融合後,已是一種氣質寬宏又富創造性的混血新族,能夠推心起用外族人士,充分吸收外來文化,顯示民族演進諧和的特色;有隋唐的典章制度,大體仍延承前代而來,卻歷經損益,且集其大成,無論職官、軍事、田賦、選舉、律令等制度,皆已臻於完備。就後項特質言,隋唐由於國勢富強,恩威遠播,當時中國文化的東漸,以朝鮮半島和日本所受影響最大;且中國文物如造紙術等的西傳,則有益於西方文化學術的進步;又西域文化的輸入,也充實了中國文化的內容,因而富有濃厚國際色彩。

第二章 隋朝的統一與建設
  南北朝末期,以「關隴集團」為主體的北周王朝,憑藉著優良的府兵制度吞併了北齊,打破周、齊、陳鼎立之勢,國家的統一原本指日可待。不意繼統的北周宣帝,為政荒怠,遂使統一大業暫告沉寂。嗣後,北周「柱國」楊忠的後裔楊堅,篡周建隋(581),改元開皇。開皇九(589)年遂滅陳,結束了長達二百七十餘年的分裂局面,使天下復歸一統,奠定日後大唐盛世的基礎,意義重大。是以吾人並不以隋祚的短促,而抹煞其歷史地位。
  隋朝建立後,隋文帝展開一連串的政治改革,直接影響其後唐朝的規模,並奠定此後中國中央集權的體制。其中的主要制度如科舉制度的初步實施、地方政府次級長官的任命權歸屬中央、戶籍制度的釐定與貨幣制度的重建等。隋朝在中國史上的另一項重大意義是塑正統王朝的形象,即今人所謂的「儒教國家」,本章也分析隋朝在律令與禮樂上的編修成果。此外,隋朝的立國基礎是建立在均田與府兵之上,均田與府兵的影響所及上至北朝後期,下可達唐代的前期,本章將說明此二制在隋代的變化。最後,本章將探討中國在隋代的兩項重要大工程,一是營建都城長安與洛陽,二是開通運河,由於它們的影響不限於一斷代,本章將通貫探討。
 
第三章 隋朝的盛衰
  隋在中國史上是一個短命的朝代,本章在析隋朝極盛而衰的原因。
  隋朝的富強奠定在三項基礎上,一是農村社會獲得重建,二是戶籍管理制度的趨於完備,三是行政改革的績效。就第一項而言,其原因又有二,首先是隋代前期的統治集團實施輕稅政策並配合均田制的推動。輕稅政策的結果有二,一是農民因生產過程不致受到過度的干擾,並且可刺激增產的意願;二是那些原本在國家戶籍之外的農民願意成為國家的編戶。其次是國家負擔社會救濟的職能,如義倉的設置。又就第二項戶籍管理而言,隋朝可藉由均田制與鄉里制深入基層社會掌握人民。隋朝中央政府也屢次舉行大規模的戶口查報工作。再就第三項行政改革的績效而言,一方面由於一些重要制度的興革,官僚機構的數目與官員的人數大幅減少,使國家的支出減少;另一方面,隋文帝的勤勞節儉也為統治集團帶來新的風氣。
  就隋的速亡原因而言,可歸納為:一、統治集團的內部分裂,由於隋文帝後期起的政爭,以及煬帝的抑制關隴權貴措施,引發統治集團的內部鬥爭。二、統治集團過度役使民力促使農民失業而造成流民與盜賊問題,最後隋朝為蜂起的農民反叛軍所擊垮。這兩個因素又配合士族勢力逐漸退出基層農村社會,社會秩序在重整的過程中,因此容易產生動亂。隋末大亂是中國歷史上少見的大規模農民戰爭,影響深遠,本章也描述分析了隋末叛亂的前因後果。

第四章 唐朝的建立與唐初政局
  隋末大亂,群雄並起,身為西魏北周「八柱國家」之一的李虎,其後裔李淵,時任太原留守。李淵見天下大亂,乃於大業十三(617)年五月起事於太原。由於隋煬帝的倒行逆施,民多愁怨;李淵則為隋室貴勳近戚,性復寬仁,在政治上頗具號召力;復於舉世前,與塞北強敵東突厥汗國取得友好協定,加上策略正確,直取關中,是以在起事半年之後,即能進占長安。次年五月,李淵受禪為帝,建國號唐,改元武德,是為唐高祖。
  高祖即位後,隨即頒定律令、復行府兵制、擬定均田制、租庸調法與職官制度,均使唐初政局頗具欣欣向榮之貌。惟秦王世民於開國之初,即與其兄太子建成展開皇位繼承權之爭。武德九(627)年六月,世民發動「玄武門兵變」,殺太子建成與四弟齊王元吉,迫使高祖禪位於己,世民即位,是為太宗。此一政變實開唐室帝位繼承不穩定之濫觴,對於日後大唐帝國中樞政局的不安定,太宗實是難辭其咎。

第五章 貞觀之治
  本章是分析太宗時期的治績與政治制度,並兼及唐代律令體制的諸規定。
就唐太宗主要的政治措施而言,唐太宗政權承接隋末大亂的結果,當務之急是重建農村社會的秩序與統治階級的團結,並改善官名的關係。唐太宗在這些方面作出重大的貢獻,這也是後代史家羨稱「貞觀之治」的主因。
  唐朝政體繼承西晉以來的發展,其特色是國家企圖將政府所有的運作予以成文法制化,學者稱之為「律令制」。唐朝律令制中的主要規定完成於貞觀時期,本章分析了其中主要的規定,如官僚制、府兵制、均田制與賦役制度等。
  本章最後討論唐初的對外關係。在朝鮮半島部分,由於南韓的新羅崛起,唐朝與新羅聯兵在高宗總章元(668)年消滅高麗,在此地設置羈縻州。其後新羅坐大,占有朝鮮半島的大部分,朝鮮半島進入「統一新羅」的時代。隋與唐初,中日又頗有接觸,而其關係是「有貢無封」。突厥是隋唐的主要外患,太宗即位之初,發生「渭水之恥」的事件後,便積極對付突厥,由於唐朝的勝利,原本服屬於突厥的各部族在貞觀四(630)年上「天可汗」的尊號予唐太宗。本章也說明唐初在西域的擴張,及吐番與中國的首次接觸。

第六章 女皇帝武則天時代
  唐高宗繼統在位初期,留心政事,國富民樂,仍能延續太宗的事業,頗有「貞觀之治」的遺風。不過,由於高宗秉性仁儒,才具平庸,因而在改立武則天為皇后以後,大權逐漸旁落;武則天巧慧多智,明敏果決,於是乘機得勢,掌控政局,進而篡唐建國,成為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則天執政期間,推行若干具有革新意義的政治措施,但也不乏為人所詬病的不當行為。武周政權結束,李唐得以重光,卻仍相繼發生韋后竊政弄權、太平公主謀亂等現象,直到玄宗嗣位以後,歷時數十年的所謂「婦女干政」的潮流,纔正式告一結束。

第七章 開天時代 ─ 由盛轉衰
  玄宗經歷艱苦奮鬥過程,即位後,勵精圖治,而有「開元之治」的美譽。治世的盛況,除四夷綏服而外,最重要的是國泰民安,戶口殷盛,產業發達。另外,在禮、律法典的整理,也有重要成就。只是玄宗在後期倦怠,親小人,遠君子,卒釀成天寶大動亂。玄宗在逃亡巴蜀的途中發生馬嵬驛事件,至此人事全非,國土變色,讓玄宗痛悔不已,為時已晚。玄宗一朝的歷史,充分顯示人治之弊病,而使法制建設付諸東流,實為讀史者殷鑑。

第八章 安史亂後唐朝不亡的原因檢討
  安史亂後,藩鎮體制形成,唐的國勢一度搖搖欲墜,但終能再維持一百五十年的基業,其原因如下。
  首先就藩鎮體制而言,藩鎮現象應視為地方社會軍事化,於是職業軍人與地方自衛武力集團盛行。唐朝在各地設置藩鎮以支配這一類的軍事集團。安史亂後,真正能抗頡中央的藩鎮只屬「河北三鎮」,其他地區的藩鎮大體而言仍服從唐中央的命令。唐中後期,由於職業軍官力量的強大,藩鎮反而受其操縱,許多藩鎮為求自保,只有加緊與唐朝廷結合。
  其次,唐中期起律令體制崩壞,新的政治體制建立。三省制的運作漸成具文,新的權力核心形成,此是翰林學士掌草詔,樞密使掌出令,中書門下掌執行。又諸多使職形成,使得政府的行政效率提升,並可應付新的社會經濟狀況。再者,又唐朝為解決日益窘迫的財政危機,一方面改革租庸調法,改行以田賦為主的兩稅法。另一方面,改善漕運以便利江南賦稅運往兩京,使唐朝得以維持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與軍隊。又由於唐代江南地區經濟的突出發展,因此位於西北的唐朝政治中心結合位於江南的經濟重心,得以抗衡位於東北的軍事中心。
  最後,安史之亂終至一發不可收拾,唐朝未能深入鄉村社會也是主因之一。在大亂之後,唐朝積極收編遍布於鄉村的地方自衛軍,任命土豪為基層的官員,並在新興城市,如鎮、草市建立行政體系,以作為鄉村支配的憑藉。另一方面,唐中期之後,由於士族的社會勢力已窮途末路,故積極投入唐政府的懷抱,兩相結合之下,唐朝廷也利用士族的殘存勢力基礎。

第九章 宦官與朋黨的交相為患
  安史之亂以後,大唐聲威始終不振,實與中唐以降宦官、朋黨的交相為禍,頗有關聯。
  按太宗鑑於東漢宦官亂政之歷史教訓,故於唐初定制宦官無得過四品,亦不任以事,惟守門傳命而已。玄宗始隳舊章,唐世宦官用事始於開元末年的高力士。自是以降,宦官利用典掌禁軍、知樞密、控制皇室財政及監軍、出使等權力,逐漸掌控中樞政局,並利用假子制(收養義兒),使其權力世代相承,根深砥固。馴至憲、敬二宗為宦者所弒,穆、文、武、宣、懿、僖、昭等七帝,先後為宦官所立,以致中唐以降的政局,可以稱為「宦官政治」。
  朋黨雖曰自唐初以來即已存在,然憲宗元和年間以降的「牛李黨爭」,兩黨因爭進取有隙,遂各結黨羽,互相傾軋,垂四十餘年,對唐代政局的敗壞,影響重大。而牛李兩黨為爭取奧援,不惜與宦官相互勾結,以致外朝士大夫朋黨之動態,實即內廷閹寺黨派鬥爭之反影,外朝黨派升降,遂為內廷閹寺黨派鬥爭之結果。俟閹寺起族類之自覺,而能團結一致對外,則與外朝諸臣乃無分別連結之必要矣;士大夫之黨既失其各別之內助,其競爭遂不得不終結。於是士大夫轉與藩鎮相結合而盡誅宦官,然大勢已去,藩鎮獨盛,唐室卒亡於藩鎮矣。

第十章 唐朝的衰亡
  唐末一連串的外患、內亂與藩鎮之間的混戰,是為唐室覆亡最直接的導火線。
  唐代後期的外患,當以回紇(鶻)、吐蕃與南詔為烈。回紇雖曾助唐平定安史之亂,但德宗即位以後,一改前此的「聯回制吐」政策為「聯吐制回」,曾使回紇屢屢犯邊;吐蕃之為患邊境,則與有唐一代相始終;而南詔於唐末之際,頻歲侵擾唐之西南邊境,不但使唐朝人力、物力耗損過鉅而元氣大傷,並直接促成所謂「桂林戌卒之亂」,是為唐代外患影響及於內政最鉅者。
而懿、僖之際,唐境內部的動亂也層出不窮,其中尤以浙東裘甫始亂於東南財賦區;桂林戌卒(龐勛等)之亂,則使君變與民亂合流,動亂範疇益廣;黃巢之亂更遍擾唐朝五分之四國土,影響更為鉅大。
  黃巢之亂雖平,藩鎮割據之勢已然遍及全國,故自僖宗末年以後,藩鎮之間有如春秋、戰國時代的列國諸侯,兼併既日趨激烈,戰事幾無日無之,唐中央號令不出京畿,更遑論制裁藩鎮之亂了。在苟廷殘喘若干年後,大唐終於被藩鎮朱全忠所篡。

第十一章 五代十國史事
  五代十國分裂局面的形成,雖曰與我國自然環境中地理、氣候等因素有關,然唐玄宗時代重用蕃兵蕃將,復不思加強管制,卒成安祿山之叛,馴至天下擾攘,境內藩鎮林立,加以唐末朝廷為政不修等人事因素,終成國家分裂之局。故知地理、氣候等因素,尚可以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來防制變亂的發生,然人事政策的誤謬,其缺失遂足以構成難以彌補之憾。
  在五代十國分裂期間,政治上的特質表現出弒君篡國的層出不窮、君臣之義至為淡薄、義養之風大盛、朝廷賄絡公行、君臣競相豪奢等風貌。凡此種種,北方諸國較南方尤烈,關中、河隴地區因之殘破而關東乃代之而興。南方諸國之君主,較能注意內政建設,遂使南方社會、文化有迎頭趕上華北地區之勢;至若沙陀、契丹民族的漢化,則再一次顯示出中華文化強大的包容力與融合性;惟燕雲十六州的割讓,遂使遼、金、元等征服王朝接踵登場;此外,東北、西北與西南邊疆所發生的重大變化,亦為大唐帝國衰亡以迄五代十國之間,無法挽回之長期缺憾。

第十二章 大唐帝國覆亡的歷史意義
  從唐到宋之間的變革,中國本身的發展,由下列幾方面可得理解:政治方面是由專制政體演變為獨裁政體,社會方面是由門閥社會演變為庶民社會,經濟方面是由實物經濟演變為貨幣經濟,學術文化方面也呈現由貴族學術演變為平民學術。這些變革,實是春秋戰國以來的大變局。其對外的影響,已成為有機的變革,尤其在十世紀前半葉。此事由唐朝的衰亡,連帶引發朝鮮半島、日本乃至越南地區的動盪,以及游牧部族的自覺而紛紛建立民族國家,乃至建立「征服王朝」。
高明士
日本東京大學文學博士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名譽教授

邱添生
日本京都大學文學碩士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退休教授

何永成
中國文化大學文學博士
淡江大學歷史學系退休教授

甘懷真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
現任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