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程查詢 / 台灣開發史



第一篇 原住民主體時代
第一章 考古遺址
 第一節 舊石器時代
 第二節 新石器時代
 第三節 金屬器時代
第二章 社會與經濟
 第一節 社會組織
 第二節 經濟生活
 第三節 宗教信仰
第二篇 國際海權角逐時代
第三章 漢人與日本人的活動
 第一節 漢人的活動
 第二節 日本人的活動
第四章 荷蘭人與西班牙人的殖民經營
 第一節 荷蘭人的殖民經營
 第二節 西班牙人的殖民經營
第三篇 鄭氏王國時代
第五章 政制與文教
 第一節 政制之建立
 第二節 文教發展
第六章 拓墾與貿易
 第一節 拓墾
 第二節 貿易
第四篇 清領時代
第七章 文職機關的設置與調整
 第一節 文職機關的初設與調整
 第二節 噶瑪蘭廳的設置
 第三節 同治光緒年間文職機關的大幅調整
第八章 土地開發
 第一節 土地取得與開墾組織
 第二節 水利的興築
 第三節 聚落形成與市街興起
第九章 社會發展
 第一節 信仰與社會組織
 第二節 宗族組織
 第三節 士人與社會
 第四節 民變與械鬥
 第五節 平埔族社會之大變遷
第十章 對外貿易
 第一節 開港通商與世界市場
 第二節 進出口貿易的分析
 第三節 西洋宗教文化的傳播
第十一章 外力衝擊與對應
 第一節 西洋的砲艦外交
 第二節 日本南進的先聲──牡丹社事件
 第三節 治台政策的變革
第五篇 日治時代
第十二章 統治政策與體制
 第一節 殖民統治政策之演變
 第二節 殖民行政組織
 第三節 警政、保甲與社會控制
第十三章 經濟發展
 第一節 殖民資本主義經濟基礎之建立
 第二節 農業為主之產業發展
 第三節 日治後期之「工業化」
第十四章 社會變遷
 第一節 人口與社會結構
 第二節 殖民教育與文化
 第三節 風俗習慣
第十五章 政治社會運動
 第一節 武裝抗日運動
 第二節 政治運動
 第三節 社會運動
第六篇 當代的台灣
第十六章 政治與社會
 第一節 歷史傷痕二.二八
 第二節 威權主義政治的轉化
第十七章 經濟與貿易
 第一節 經濟發展
 第二節 對外貿易
第十八章 台灣的國際關係
 第一節 國際地位與外交關係
 第二節 台灣與中國大陸關係
書封面
第一篇 原住民主體時代
第一章 考古遺址
  台灣的史前文化,最早可溯自舊石器晚期的長濱文化,鵝鑾鼻第二遺址文化、小馬洞穴遺址文化、網形文化,遺址中皆未見磨製石器、陶器以及農作物種植痕跡。新石器文化可分為初期、中期、晚期。初期以大坌坑文化最著,中期有芝山岩、圓山、洞角、牛罵頭、牛稠子、墾丁等文化,晚期以營埔、大湖、卑南、麒麟、花岡等文化較著。鐵器文化約在一千五百年前傳入,以十三行遺址最著名。

第二章 社會與經濟
  台灣原住民在語言上屬於南島語系,該語言的分佈區,東達太平洋東邊的復活島,西至非洲東南的馬達加斯加島。近年來,學者漸漸認為台灣可能是南島語的起源地。最早移入台灣的原住民可能是泰雅族或賽夏族,最晚的是雅美族,由菲律賓巴丹群島移入。
  十七世紀中葉荷蘭人統治台灣以後,傳統的部落社會漸漸受到影響,各族各部落也因外力影響之先後,產生的社會變遷也有差異。大體而言,至十九世紀末,平埔族因不斷受到外在的影響,大量的吸收外來文化,尤其是漢文化,使得本身傳統文化日益不顯。而在十九世紀末,高山族才受到外在的大影響,先是清治後期的「開山撫番」政策,接著是日治時代國家力量直接控制到最底層的部落。因此本節中所謂的傳統社會,所代表的時間並不一致。
  平埔族傳統社會,母系的親族組織較普遍,至於部落的組織,配合男子的年齡組織來運作,與高山族的卑南族、阿美族情形相類似。高山族除阿美、卑南兩族外,親族組織中氏族組織以父系為主,世系承繼除父系外有貴族制。傳統的經濟生活皆大同小異,除雅美族以捕魚、種水芋為主外,其他各族以狩獵、旱作為主。至於宗教信仰,以祖靈信仰為主,且祭祀與經濟生活息息相關。

第二篇 國際海權角逐時代
第三章 漢人與日本人的活動
  有些學者認為自古以來漢人曾以「島夷」「蓬萊」「方丈」「瀛州」「東緹」「夷州」等稱呼台灣,但大多數學者不以為然,認為是附會居多。隋唐宋時代的漢人也許把台灣和琉球混稱為「流求」,但也有學者認為「流求」僅指台灣或僅指琉球。元代文獻之「冕求」指今之台灣殆無爭議。明以後漢人以「琉球」專指今之琉球,以小琉球、雞籠、東番、笨港、台員、大灣和台灣等名稱來稱台灣。
  宋以來就有漢人居住澎湖,並到台灣本島活動。明太祖為防備倭寇破壞其東南沿海之治安,仍行海禁,澎湖、台灣等島嶼成為漢人捕魚、貿易、走私和海盜活動的場所,甚至為海盜結巢的地方。在台澎活躍的海盜中,文獻明確記載的有嘉靖中葉的陳老、嘉靖末葉的林道乾和林鳳,此外尚有萬曆末年和天啟初年的顏思齊和鄭芝龍。萬曆中葉以降國際貿易中途站由澎湖轉到台灣,漢人漁民和商人到台活動的比以前更多,且與原住民關係不錯。
  日本學者尾崎秀真認為日本文獻上的「常世國」即是「蓬萊山」,係包括台灣在內的地名,但姑且聽之。日本室町時代以來就有商人和海盜來到台灣活動,是以高沙、塔伽沙古、高山國等稱呼台灣。元明之際倭寇和日本商人到台灣活動者更多。此外日本官方亦派人到台灣活動,原田孫七郎、有馬晴信、村山等安等人就是受官方之命來台活動的。

第四章 荷蘭人與西班牙人的殖民經營
  十六世紀末以來,荷蘭在海上的發展突飛猛進,到了十七世紀初,荷蘭已漸與世界各國建立通商縣係,在遠東地區,荷蘭成為早先已霸佔東方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勁敵。荷蘭為尋求一塊能與東亞大陸貿易的據點,曾兩度佔領澎湖,於明天啟4年(1624)轉佔台灣南部。
  西班牙眼見荷蘭佔領台灣南部,將影響其與日本和東亞大陸的貿易,乃於天啟6年佔領台灣北部。荷蘭佔領南台灣,一方面繼續擴張其勢力範圍,不斷的征討台灣原住民,另一方面將基督教傳佈給原住民,並替原住民創羅馬拼音文字。荷蘭在台灣的文教措施,對台灣原住民有相當深的影響。
  荷蘭在台灣所面對的族群,除原住民外,尚有日本人、漢人和台灣北部的西班牙人。荷蘭人對付日本人的辦法就是抽稅,因之曾因抽稅問題,引起濱田彌兵衛事件。荷蘭人對漢人所採的策略是利用漢人大事拓墾,並從中大肆剝削漢人,致使漢人忍無可忍,於1652年引發了郭懷一事件。
  荷蘭人為了確保在東亞的貿易利益,一直企圖將佔領台灣北部的西班牙人逐出台灣,但一直到1642年荷蘭人才將西班人逐出台灣。西班牙佔領台灣北部時,其發展東亞貿易的目標並未達成,不過在傳教上卻有某種程度的成果。

第三篇 鄭氏王國時代
第五章 政制與文教
  鄭成功為向明朝報恩,為替母親報仇,決心在東亞大陸沿海從事反清運動。鄭氏起兵後頗有發展,曾進兵至南京,但後來又敗退,回到金門和廈門。由於鄭氏眼見一時無法在東亞大陸有所作為,乃決意轉進台灣,做長期抗清的打算。永曆15年(1661)4月鄭成功率其軍民登陸台灣,同年12月下旬鄭氏將荷蘭人逐出台灣。
  鄭成功攻下台灣後,將赤崁城改為承天府,熱蘭遮城改為安平鎮,於澎湖設安撫司,以全台稱東都,設天興和萬年兩縣。永曆16年5月初鄭成功去世,黃昭和蕭拱辰擁鄭成功之弟鄭襲繼為延平王,鄭經逐由廈門率軍東征台灣,奪回王位。鄭經將內亂平定後,又回廈門。永曆18年春,鄭經退守澎湖和台灣,將東都改稱東寧,改縣為州,於台灣南北各設一安撫使,在中央官制方面也有所變革。
  鄭經退守台澎,情勢穩定後,在陳永華的建議下,開始設學校,並開科取士,開始推展文教。其時,在台灣的在野民間文人,也在文教發展工作上獻出力量。因此,台灣之漢族文教發展,在鄭氏王國時代開始奠下了基礎。

第六章 拓墾與貿易
  明永曆15年(1661)鄭成功轉進台灣,帶來二萬五千軍民,已使人口有限,非農耕文化為主流文化的台灣,一時無法承受,尤其是糧食最成問題,加上滿清嚴加執行對台灣經濟封鎖政策,不僅使台灣的糧食問題嚴重,且使台灣在經濟困難下,無法對外採購武器,在國防上受到相當威脅。因此鄭成功侵入台灣不久,即頒布不得侵犯早已住在台灣的原住民和較鄭氏軍民稍早來台的漢民之權益的拓墾準則,積極推展拓墾事業。
  鄭成功到台灣的第2年5月就告去世,由其子鄭經繼延平王位。永曆18年鄭經自東亞大陸退守台灣和澎湖,繼續透過寓兵於農和吸納流民的手段,積極推展拓墾事業。台灣在鄭氏時代所拓墾的範圍,由承天府和安平鎮為開始,而以其南北的二十四里為中心,漸次向外開展,南至鳳山、恆春,北及嘉義、雲林、彰化、埔里、苗栗、新竹、淡水和基隆等地。
  鄭經為了突破滿清的經濟封鎖,曾派江勝到廈門打通與滿清間的走私貿易。此外鄭經還積極發展國際貿易,與日本、英國及南洋各地都有貿易關係,其間與日本的貿易始終最為繁盛。

第四篇 清領時代
第七章 文職機關的設置與調整
  清朝消滅鄭氏王國後,基於鞏固中國東南沿海國防和地方治安的 考量,在不增加中央政府之財政負擔和不增加兵員人力的前提下,才 將台灣納入版圖,至於台灣在住漢民和原住民之福祉,並非決定台灣 棄留之關鍵所在。
  滿清既將台灣納入版圖後,於台灣設有府和縣等文職機關,其後 歷經多次調整,康熙23年(1684)在全台設一台灣府隸福建省管轄,在府之下設台灣縣,鳳山縣和諸羅縣。雍正元年(1723)清廷於半線地方增設一彰化縣;雍正5年,清廷改澎湖巡檢為澎湖糧捕通判;雍正9年,淡水分府正式成為獨立廳。嘉慶16年(1811)清廷批准在噶瑪蘭地方置一通判,台灣於此時又增一廳。光緒元年 (1875)台灣之文職機關大福調整,即將原有之台灣府分成台灣府和台北府。台灣府統轄台灣、鳳山、嘉義、彰化、恆春五縣和澎湖廳;台北府統轄淡水,新竹和宜蘭三縣。光緒11年清廷下令於台灣別建一省,以劉銘傳為首任台灣巡撫。光緒13年,劉氏大福調整台灣文職機關的建議為清廷所批淮。至是,台灣共分為台北、台灣、台南三府和台東直隸州。台北府下管轄淡水縣、新竹縣、宜蘭縣和基隆廳;台灣府下管轄台灣縣、苗栗縣、彰化縣、雲林縣和埔里社廳;台南府下管轄安平縣、嘉義縣、鳳山縣、恆春縣和澎湖廳。清廷歷次在台所做文職機關之調整,其關鍵性之考量因素在於國防與治安。

第八章 土地開發
  就土地所有權而言,有「官有之無主地」與「熟番之有主地」兩種。無主地要向地方縣府申請,經查無妨礙民番始得開墾。透過台北地區之墾單內容,能更深刻瞭解墾權取得之過程。有主地的熟番地,在雍正2年後官方才准漢人承墾,由漢人私自向熟番訂約承租。土地開墾早期資金龐大,合股開墾情形很普遍,且股少金額大;清中葉後近高山之丘陵地開墾,合股開墾情形依然存在,不過股多金少,屬在地主之開墾。
  土地開墾之目標,主要在種植水稻,因此水圳的興築成為開墾成功與否之重要工程。康熙四、五十年代,因荒災米價高昂,促成台灣大規模水圳開鑿之投資。隨著大規模水圳之完成,開墾速度加快,聚落與街市也隨之興起。米的生產,形成台灣與中國間之貿易興盛,港市的「郊」,成為觀察貿易的指標。「郊」輸入日常用品,輸出台地之農產品。

第九章 社會發展
  漢移民自中國閩粵原鄉渡海來台,在新天地建立新家園。一方面同鄉互助扶持,透過村廟的建立,神明的信仰。形成大小的祭祀圈,成為新社會最重要的組織。一方面也透過傳統社會對血緣關係的重視,成立以同姓為基礎的唐山祖祭祀公業,成員入股方式組成,以股金購田收租作為每年祭祀之費用;另外有開台祖祭祀公業,開台祖派下皆為其成員。這些組織之形成,旨在保障生存,團結對外。
  清政府吏胥、差役之苛政需索,造成民間社會之不滿。因祭祀圈之地緣組織或血緣之宗族組織,力量有限,會黨結盟的組織,成為反抗統治之主力。朱一貴事件、林爽文事件、戴潮春事件是清治時代主要的三大抗清事件。另外,不同群體間之分類械鬥,反映社會衝突與政治公權力不彰之一面。

第十章 對外貿易
  台灣自荷治時代起即進入世界史的舞台,1683年清帝國統治台灣之後,台灣的對外關係轉退為台海東西向之間的經貿流通與人口移動,西海岸的港口市鎮興起,各地也有「行、郊」等航運商貿組織。1860年代清帝國與英、美、法、俄等國簽訂天津、北京條約,開放 台灣的淡水、雞籠、安平、打狗四港口供外商來台貿易,台灣再度納入世界經濟市場。
  台灣開港通商之後,對外國的貿易成長快速,而且自1878年之後就一直出超,這種出口量大,成長快、出超的情況,成為百年來台灣對外貿易的特色。台灣出口的商品以茶、糖、樟腦為主,進口的商品主要有鴉片、紡織品等。出口的糖是台灣長期重要的農業產品,茶與樟腦則是新興產業,其生產較集中在台灣中、北部,故對北部台灣歷史發展有較大的影響。進口的商品──鴉片,藉貿易條約合法化而大量進入台灣,此種嗜好麻醉物的進口無益於經濟發展的正面作用,反助長社會陋習的普遍化。
  開港通商後,外人在通商口岸設立海關、領事、洋行,為口岸市鎮帶來「異國風格」的建築景觀,藉著條約,外國基督教會也能來到台灣傳播宗教,台灣南部的英格蘭教會與北部的加拿大教會均屬新教的長老教會,教會的入世、本土化作風,以傳教、教育、醫療等方式發展宣教事業,也為台灣帶來若干西洋文化。

第十一章 外力衝擊與對應
  清帝國為大陸性格的國家,對於海島台灣雖在1683年將其編入版圖,但居於陸權性格、財政、交通等因素,並未對台灣有較積極的治理經營,大體以防止動亂為原則而已,這種只防內亂的治台政策在十九世紀中期之後不斷受到西方國家的侵擾與衝擊,開港通商之前已有英國企圖強行來台貿易;美國船隻在台灣海岸發生船難,引發清帝國官方、美國、台灣原住民之間的複雜關係;商業貿易糾紛也導致兵戎相見,循至日本出兵台灣、清法戰爭亦波及台灣,「外患」的剌激使清帝國有較大的施政改革。
  明治維新後的日本逐漸對外擴張,1871年的琉球漂民在台被殺事件,使日本藉機出兵台灣──牡丹社事件,雖未達到武裝殖民南台灣的企圖,卻在1879年併吞琉球,完成「廢藩置縣」的政局。清帝國受此衝擊,除加強軍備,調整行政制度,也加強對山地原住民的統制與後山的開發,「開山撫番」政策的推動,將原住民族與漢人的關係推至另一里程。
  清法戰爭波及淡北地區和澎湖,劉銘傳來台掌理軍政大局,台灣改制為清帝國最後設立的「省」,劉銘傳在台7年,進行頗多的行政、經濟、交通、文教建設,台灣較不受傳統中國文化的束縛,劉氏的施政與兩百多年的局面大有不同,只是因外患衝擊而進行的治台變革才20年,台灣卻成為日本在甲午戰爭中的戰利品,台灣也進入新的殖民地歷史的階段。

第五篇 日治時代
第十二章 統治政策與體制
  1895年5月,日本根據馬關條約取得台灣,並於6月17日舉行「台灣始政典禮」,展開長遠51年殖民統治。其統治政策的本質為現代化取向的同化政策。台灣總督府本乎漸進主義原則執行之,使得此一同化主義政策呈逐步強化之特徵,先是標榜「無方針主義」,繼則揭櫫「內地延長主義」,最後強調「皇民化政策」。其次,殖民行政的主要特色概有(一)總督專制體制,台灣總督府始終是日本的政治異域。(二)地方行政機關深具官治主義和從屬性色彩,欠缺自主權和自治權。(三)地方行政係以警察為中心,幾乎任何事務均有警察介入,被稱為「典型的警察政治」。總督府運用警察及保甲制度,以遂行社會控制之目的,並收到相當的效果。

第十三章 經濟發展
  日治初期,總督府著手進行土地調查、整理大租權、改革田賦制度、創設台灣銀行、改革金融制度、統一度量衡、改善交通運輸、推行專賣制度、確立振興糖業政策等,從而完成台灣資本主義化的「基礎工事」,開啟日本資本家企業入侵之道。同時,在「農業台灣,工業日本」政策下,設立農業研究機構,研發新品種、新耕作技術及新化學肥料;倡組農會,負責推廣新品種和耕作技術,灌輸農民農業新知,以及統購肥料和新品種,提供貸款;並積極興修水利工程等,展開台灣的綠色革命。其結果,農業生產力大增,以稻米,甘蔗生產為中心的商業性農業飛躍發展;同時,以糖業為中心的農產加工業勃然興盛,長期供應日本國內之需求。1930年代起,為配合日本經濟發展和政軍侵略擴張之需,總督府推動台灣之「工業化」,以作為軍需品的生產基地和南進的補給基地。分為三個階段,從事軍需工業、重點工業之發展。其結果,除食品工業繼續發展外,化學、金屬、機械工業等顯著地成長,重化工業已漸取代輕工業,台灣轉型為半農半工社會。

第十四章 社會變遷
  日治時代台灣人口長期維持高出生率,以及死亡率大幅降低,因此呈現高自然增加率之現象,1896年人口數約260萬人,至1943年增為約660萬人。社會結構最大的改變乃是日、台人截然分為統治者與被統治者。若單就台人社會觀之,顯示舊權力家族社會地位和影響力之延續,家世、財富、收入仍是決定社會地位高低之要素,社會精英的教育資格和職業成就日益重要,職業和社會階層均漸趨平等化,以及台人政、經地位之發展有其侷限。總督府本乎漸進的同化主義、差別待遇之原則,建立台灣西式新教育制度,以初等教育為重點;並以日語教學為課程中心,此一具現代化取向的殖民教育對台灣社會現代性的形成頗有促進作用。然而,因偏重初等教育及初級職業教育,中等以上教育設施明顯不足,台人始終欠缺充分且公平的升學機會,因此激發台人的不滿和自覺,成為反同化之動力。以日本為媒介,台人接受現代西方文化、基本科技,以及新思想、新觀念,台灣文化產生相當程度的質變。風俗習慣的變革較為顯著且影響深遠者概有放足斷髮之普及,星期制作息習慣之養成,現代衛生、守時、守法觀念之建立等。要之,日治時代台灣已逐漸由俗民社會(folk society)過渡到市民社會(civil society)。

第六篇 當代的台灣
第十五章 政治社會運動
  日治時代台灣民族運動可分為武裝與非武裝抗日運動。前者概集中於日治前期二十年間,略可分為三階段,分別是1895年「台灣民主國」之抗日、1895年12月以迄1902年各地義民游擊武力之抗日、1907年以迄1915年具民族革命性質之抗日。此外,1930年霧社事件亦屬之。至於後者,概指日治中期透過近代社團倡起的社會運動,持續長達十餘年,其中,反殖民統治體制的政治運動乃是此一社會運動的中心,其較具代表性的有六三法撤廢運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政治結社組織運動及地方自治改革運動等;就狹義的社會運動而言,則有文化啟蒙運動、農民運動、勞工運動等。上述諸運動披上合法的外衣,標舉鮮明而具體的訴求,鍥而不捨地進行抗議和請願運動,結果,相當有效地動員群眾,而對殖民政權構成嚴重的壓力。

第十六章 政治與社會
  第二次大戰結束,台灣受到日本殖民地差別待遇的統治,能夠讓同文同種的中華民國政府來接收,起先是抱持極高之「光復」的期待,不過接收之後由於貪污、無紀律、壟斷各類職務,通貨膨脹、社會文化差距等諸多因素,再因取締私煙流血事件而導致爆發二.二八慘事,台灣人民主要是要追求較多的自治權,一時的社會騷亂卻招致全面的軍事鎮壓,造成難以估計的傷害,直到近年才漸能了解真相和進行平反的工作。
  中華民國政府在1949年底遷移來台,由中國國民黨長期執政,兼具革命、民主的國民黨為了維持中華民國的法統與鞏固政權的穩定,凍結正常的憲政體制,長期戒嚴,蔣中正、蔣經國掌握黨、政,軍大權,形成強人政治,這種威權政治在1970年代由剛性轉為柔性,至1987年解除戒嚴後才快速地邁向自由化、民主化。
  台灣的民主化過程有內部政經、社會的發展與國際情勢的交相作用結果,民主化運動有雷震的「自由中國」事件、彭明敏的「台灣自救宣言」事件、「黨外運動」、美麗島事件、民進黨成立、解除戒嚴、蔣經國去世,結束動員戡亂時期,修憲等歷程。80年代之後政治力不再主控一切,社會力的蓬勃與國家機制的互動過程中,台灣也更邁向本土化、自由化、多元化的社會。

第十七章 經濟與貿易
  戰後台灣的經濟發展背景有來自日治時代的基礎建設,中國大陸來台的資本家、政府的財經官僚、美國的軍經援助,加上人民的勤奮打拼而創造受世界注目的業績。經濟的發展歷經進口替代、出口導向、第二次進口替代、資本密集兼高科技產業、自由化與國際化等階段。
  出口導向的台灣經濟,長期的高成長率和出超,使台灣在自然資源有限的條件下,卻是世界重要的貿易大國,外匯存底常直逼全球第一,不過這種經濟成就須有良好的政治體制和國際關係,配合研究發展,使產業轉型,開拓市場,持續的努力,才能維持經貿的優勢。
  台灣的對外貿易長期存在台─日─美的三角結構,而且對日入超對美出超,八○年代之後則擴大對歐洲市場往來,貿易國分散化可減少經貿依賴風險,因此台灣加入國際性經貿組織如GATT、APEC、WTO等都是極為重要的工作。
1987年之後,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貿易與台商投資日益增加,唯「中國」對台經貿有以通促統、以民逼官、以商圍政的政治策略,這種經貿關係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台商對國家的忠誠度、政治風險等均須審慎評估而行,尤其在國家定位不清,「兩岸關係」曖昧化的情況下,經貿問題更值得吾人關切與研究。

第十八章 台灣的國際關係
  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的國際關係有三個時期:(一)「一個中國期」(1950-71)、(二)外交孤立期(1971-84)、(三)彈性實質外交期 (1984年以後),台灣的國際關係與美國有高度密切關係,1950-70年代的反共圍堵政策,台灣屬自由陣營的戰略要國,因此得以「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保有聯合國席位,並與大多數國家維持外交關係。
  1970年代起世界局勢進入和解代替對抗的後冷戰時代,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1年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中華民國的國際關係進入斷交連連的外交孤立時代,至80年代中期才開始拓展彈性外交和接續的務實外交,不過邦交國大多為中南美洲、非洲的小國或中、低度開發國家,對提升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作用有限。
  1949年以來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由極端的敵視對立至和平對峙,1980年起「中國」對台採取和平統戰(不排除以武力完成統一),台灣方面執政的國民黨政府則在1987年之後開放探親、旅行和部分的經貿往來,1991年中止內戰(動員戡亂時期)體制,設國統會公布國統綱領,希望能循序漸進,和平統一中國。另一種看法則是「中國」對台灣敵意威脅極深,而且兩者之政治體制、經濟發展、社會、文化各方面差距太大,無法強行合併為一國,台灣應以一主權獨立國家之國際人格處理台灣與「中國」關係、而非「創造性曖昧」的「兩岸關係」。
張勝彥
日本京都大學博士(文學)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教授

吳文星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所教授

溫振華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所教授

戴寶村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