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程查詢 / 十五至十八世紀歐洲史



第一章 中古末期的歐洲
 第一節 歐洲傳奇
 第二節 西方的新君
 第三節 西歐的經濟變遷
 第四節 東正教文化的繼承者:俄國與奧圖曼土耳其
第二章 新歐洲的濫觴—文藝復興
 第一節 文學與思想
 第二節 藝術與科學
 第三節 宗教與文藝復興
第三章 新歐洲的開展—宗教改革
 第一節 中古宗教形式統一的終結
 第二節 茲文利和喀爾文的改革
 第三節 英國的宗教改革
 第四節 羅馬天主教會的改革
 第五節 宗教改革的影響
第四章 歐洲政治的搖籃—王朝與國家
 第一節 國家與疆域
 第二節 舊王朝的演變
 第三節 新王國的興起
 第四節 宗教轉變的影響:日耳曼與三十年戰爭
第五章 歐洲的擴張—商業與農業
 第一節 近代擴張的意義與性質
 第二節 商業革命與發展
 第三節 農業變遷與開拓
 第四節 美麗新世界:歐洲風
第六章 近代歐洲的鞏固—君權神授
 第一節 太陽王的一統王權
 第二節 國會改革與光榮革命
 第三節 俄國的西化改革:彼得大帝
 第四節 天才世紀與思想革命
第七章 歐洲新帝國—以富強為立國精神
 第一節 經濟走向全球化
 第二節 從地理名詞到統一之路
 第三節 戰爭風雲與詭譎外交
 第四節 自然法與君王論
第八章 歐洲的頓挫—開明專制
 第一節 理性與啟蒙
 第二節 哲士的藍圖
 第三節 開明專制君主群像
 第四節 俄國凱薩琳大帝
 第五節 新古典文化
第九章 歐洲的震盪—法國大革命與拿破崙
 第一節 革命欲來風滿樓
 第二節 舊政權崩解
 第三節 英雄出矣
 第四節 革命的迴光返照
第十章 近代早期歐洲探索—社會經濟的轉變
 第一節 人口、工作與工資的難題
 第二節 農業、工業與生產製造
 第三節 貿易與交通
 第四節 消費與價格的困局
書封面
Chapter 1 中古末期的歐洲
  公元四、五世紀,日耳曼蠻族結束了羅馬帝國在西方世界存續的生命,歷史視野由地中海區域向西擴大到整個歐洲大陸,多元化民族活動的軌跡成為近代民族國家的開端。在這歐陸板蕩之時,基督教會不僅肩負起安定人心的力量;同時也保存了希臘羅馬時期的古典文化成果,更以使徒精神深入異域傳播福音教義,教會在西方政治真空、文化停頓的情形下,遂成為維繫社會,安定秩序的支柱。但另一方面,教會本身也面臨了異教徒的攻訐,以及內規教義的歧見,最嚴重的是政教糾纏的衝突紛爭,教會遭到不小的打擊與分裂,名望一落千丈,改革之聲甚囂塵上,一二百年破天荒出現信仰思辯上的宗教改革運動,事實上,中古時期 運作下的政治體系、經濟制度、文藝活動,在歷史環環相扣,綿延不斷的過程中,可以說為下個世紀的燦爛光華奠定了生動多元化的基礎。
  傳統上來說,中古時期大致結束於公元1453 年東羅馬帝國為土耳其佔領之時。從此以後,東歐與西歐各有不同的發展。在東歐,1453 年後,中古的制度繼續發展達兩世紀之久,俄國的沙皇與伊斯坦堡的蘇丹王,皆以不同的形式代表東羅馬拜占庭皇帝的繼承者。所謂新的現代理念,要到十七世紀才滲透進入俄國; 而鄂圖曼土耳其更晚到十八世紀方才受到現代的洗禮,即使如此,象徵中古黑暗餘暉的農奴制度仍在俄國擴大蔓延,直到十九世紀中葉才宣告廢止。就這個意義而言,東歐歷史要完全脫離中古時期,似乎仍有待徹底的轉化。
  但另一方面,就西歐來說,隨著英國、法國與西班牙這些國家的君主獲得現實世俗的權力登基為王,說明了中古時期在五個世紀之前已宣告結束,一邊可以看出政治與經濟的力量摧毀了封建社會,另一邊也可看到震耀千古的兩大運動─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撕裂了中古西方基督教王國的文化統合與宗教統一。不過,我們用摧毀與撕裂這種字眼,並不是意味著中古時代戛然而止,而現代西洋文明則於焉產生。事實上,這種摧毀與撕裂的過程,只是西方歷史從十四世紀發展到十六世紀,一連串複雜過渡現象的一部分罷了。

Chapter 2 新歐洲的濫觴─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是西方文化思想史上偉大的成就,結合了文學、藝術與哲學思想於一爐,繁花似錦,燦如星斗,照耀從中古到現代過渡時期的好幾個世紀。文藝復興濫觴於十三世紀,歷經十五世紀末十六世紀初,歐洲進入宗教改革時期及王朝爭雄、宗教戰爭的時代。義大利詩人但丁,生在十三與十四世紀之際,仍屬於中古時期,但他是第一個揭露文藝復興新風潮特徵的作者。而莎士比亞比但丁晚三個世紀,米爾頓( John Milton)更晚至十七世紀中葉,他們可說是文藝復興最後的代表人物。文藝復興運動是以義大利為搖籃,而當時的義大利充滿積極競爭,又身懷教養的商人與政客。運動的浪潮而後衝擊到法國、日耳曼及低地國家( Low Countries:指現在的荷、比、盧)、英倫三島,但並沒有在西方各地開花結果。像北歐的斯堪底那維亞半島,完全未受影響,西南歐的葡萄牙與西班牙,也只是輕風掠過,影響不大。
  文藝復興,就字義而言,意指「再生」,把古代希臘羅馬的精典文化重新賦予生命。但文藝復興的真實的內涵是什麼?希臘羅馬的文化確實再生了嗎?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家、建築師、畫家,以及其他的藝術人文專家他們是否創作了什麼劃時代的成就?
  傳統的解釋強調君士坦丁堡的陷落(1453),導致大批的希臘學者逃往義大利,而後至其他國家,影響所及,千餘年的中古黑暗走入盡頭。不過現代史家並不過分強調帝國的崩潰,因為在此(1453)之前已有大量的希臘經典,經回教統治的西班牙、西西里島,甚至拜占庭本身流入西方各地。現在一般解釋大都同意 基督教文明在中古時期已經成熟,事實上也從未在中古的西方消失,因此說在中古末期文化「再生」是不合乎事實的。不過,十四、十五世紀的文藝復興確實與中古時代不同,它不僅是歐洲文化史上的一個新時代,也是「現代」的開始,雖然在文藝復興的西方,表現出不同的多樣性( diversity),但就某個意義而言,「個 人主義」與「現代觀」( modernity)是文藝復興的兩個精神代表,也因此劃分文藝復興與中古的不同,成為一個獨立的時代。

Chapter 3 新歐洲的開展─宗教改革
  十六世紀前二十年,歐洲由中古轉變到近代,中古文明逐漸消失,如封建制度的崩潰,民族國家的建立,個人主義與資本經濟的興起,顯現出近代社會的面貌。
  但在中古大部分制度逐漸土崩瓦解的過程中,一個最重要的體制─羅馬教會,仍屹立不搖,雖也感受到山雨欲來的威脅,卻依然維持其作為歐洲宗教象徵的傳統地位。在變動激烈的時代中,羅馬教會雖也有了改變,卻不足以應付新時代的需要。由於宗教在中古歐洲人的生活裡佔有最重要的角色,除非教會有所調整,否則其他方面的改革皆屬徒勞,有識之士如馬丁路德、茲文利、喀爾文、羅耀拉等教士,莫不大聲疾呼,提出改革主張,甚至訴諸行動,終有所成。他們最初希望以和平手段改革教會,然已時不我與,由於國家主義在歐洲正方興未艾,中產階級的興起締造了新的倫理和道德觀,他們追求利益,以一種新的人道虔誠之心,反抗舊的羅馬教會,掀起如火如荼的宗教改革運動,終於打破了一統的歐洲教會。
  對大多數西方人來說,討論新教教義( Pretestantism)、天主教教義( Catholicism)與其他歷史議題是相當不同的,即使是歷史學家也無法完全把這兩者分開。就新教徒來看,使用「新教改革」( Protestant Reformation)作為標題是很自然的;對天主教徒則自然會採用「新教反叛」( Protestant Revolt)為標題。但對現代世俗人士而言,沒有人會真正說他屬於哪一方,也不會感覺傾向任何一方。在西方傳統中,像這樣的非基督教徒幾乎不可避免的感覺到,新教若只是因為打破了中古基督教統一的局面,就會距離他們比較近些。但不可否認的,仍然有那時代留下來的教派激烈相爭的黨派遺風,繼續誇大馬丁路德領導反叛教會的說法,另一方因此夸夸而言,路德雖是教士,可以結婚的例證,說明天主教士其實在出賣赦免之道;甚至還有人說英王亨利八世既然與教宗決裂,就可以迎娶安波琳(Anne Boleyn);像這樣的嘲弄批評,許許多多,還會有更多更多。

Chapter 4 歐洲政治的搖籃─王朝與國家
  十五至十六世紀,現代的國家體系開始形成,其中三個組織完備的君主國─西班牙、法國與英格蘭,操控西歐。較小的蘇格蘭、葡萄牙、與北歐的王國則屬配角。在中歐,神聖羅馬帝國與所屬的一些半獨立王國,尚未完成內部的統一。
  在哈布斯堡王朝掌政下,神聖羅馬帝國在國際舞台上,仍可縱橫捭闔。   不論其後歐洲海外擴張如何,這時的政治地圖與現今的世界比較,沒有一國分離消除。義大利取代了舊日邦國林立的狀態,成為統一的國家;德國完成統一,取代了混亂的神聖羅馬帝國,一直到1945 年東西德分裂,而後又成為單一主權國;俄國則是超級大國,波蘭雖是小國,也屹立不搖。大體來說,歐洲的國家體系,儘管相爭不已,但在五百年前已有大概的輪廓。
  史家往往在十五世紀下半葉中,標舉特定的幾個年代,作為劃分中古與近代的分水嶺。若從美國的觀點來看,1492 年哥倫布登陸北美洲顯然是關鍵年代。但就西歐的王國而言,史家也許傾向舉出胸懷野心君臨天下的國王為代表,如1485 年英國創建都鐸王朝的亨利七世,或1461 年法國的路易十一,1469 年亞拉崗的斐迪南與卡斯提的依莎貝拉聯姻統治;也有史家認為馬丁路德張貼九十五條論題的1517 年是真正與中古分道揚鑣的年代。或者,還有史家重視國際關系,認為1494 年,法國的查理八世率軍越過阿爾卑斯山征服義大利,象徵「第一個現代戰爭」即為現代的開始。
  其實,這些年代都不免專斷。大致來說,中古與近代文化的分水嶺是無法以一個單獨的年代來標舉的。若深一層來看,確實造成近代世界「近代」的主要條件,便在於新,而與之前的世界有所不同,那是結合了理性主義、自然科學、技術發明與經濟組織的時代,而這給予人類新的力量來控制自然資源。如果我們把 改變的標準定在經濟與技術方面,那麼,大改變則要遲到十八世紀方才面臨,而十六及十七世紀從這個意義來看,就是大改變的準備時期。

Chapter 5 歐洲的擴張─商業與農業
  公元1500 年後的歐洲,逐漸步入新的紀元。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的潮流延伸至北歐各地,接著更領導風氣,在科學方面成就非凡,成為近代歐洲思想文化的基石。同時,十六世紀所產生的宗教變動─清教徒革命也推波助瀾,從日耳曼內展開,擴及其他國度。這個變動結束了中古時期的宗教統一的局面,孕育出個人主義與理性意識的浪潮,對近代歐洲新紀元的展開作了相當的貢獻。在經濟方面,公元1500 年左右的歐人航行得更遠,因而獲得新資源的供給。海外的大發現與殖民運動促成了商業革命,從公元1450 年一直延續到公元1800 年左右。這個時代,最顯著的是專制政府的成長,有些君主自命:朕即國家,宣稱君權神授,充分代表了絕對王權的神聖性。最後,不可遺忘的是,從公元1600 年到1789 年之間所產生的思想革命,凝結成啟蒙運動、理性主義等等,奠定了不僅是歐洲文化史,也是人類文化的新紀元。

Chapter 6 近代歐洲的鞏固─君權神授
  十七世紀歐洲政權陷入危機重重,為了加強專制統治,法國走向國家至上,王權至上之路。路易十四致力鞏固國權,宣稱:「只有當全部權力完全集中於國君一人,人民的安全和幸福才有保障人民沒有權力,只有義務。」而在理論上,更創造出君權來自於神授,是不可侵犯的。但路易十四的好大喜功,窮奢極欲,卻將法國陷入破產邊緣,國債高達25 億里弗,相當國庫16 年的總收入,而稅收增加了67%,更使人民與政府的對立衝突尖銳化。
  而英國的君主專制雖有其發展,但國會具有相當監督的作用,英國的社會階級逐漸分化,透過宗教形式,表現出思想的動力。十六世紀末至十七世紀,清教徒的革命促使英國率先走向君主立憲的制度。
  至於俄國,長期受到歐洲的冷漠,發憤圖強,彼得大帝發動西化改革,企圖打破俄國被陸地圍困的孤立情勢,使俄國改頭換面,在歐洲舞台上逐漸扮演重要角色。
  最有震撼力的是十七世紀科學與思想的革命,影響所及,政治、社會、經濟以及藝術人文都有重大的變遷。科學觀察自然,建立了新的機械宇宙觀,不僅對知識的發展,以及人對生命的看法,政治社會理論等都帶來深遠的衝擊。

Chapter 7 歐洲新帝國─以富強為立國精神
  史家喜歡用「舊政權」( Old Regime)來描述公元1789 年前的歐洲政治制度,特別是法國,把十八世紀的舊政權與法國大革命的新政權相對起來。其實就很多方面來看,這個舊政權與中古時代來比較,仍然十分相似,都是以農業經濟為基礎,大部分的歐洲人民居於鄉村中,具有傳統狹隘的農人眼光。西歐地區的農民已脫離奴隸時代,但東歐洲地區,包括易北河以東的日耳曼地區、匈牙利、波蘭與俄國,大部分的農民還困在農奴的枷鎖中。
  至於社會基礎,仍然建立在中古時代的階層區分上,第一級為教士,次為貴族,第三級為平民,包括新興的城市中產階級與自由農。第三階層中,唯有位居頂端的部分,如英荷兩國的富商、法國的律師等,可以藉捐個官職而得有政治勢力,一般來說仍由第二階層的貴族地主掌握實權。所謂政府,不論是專制形式的法國或普魯士,以及君主立憲形式的英國,共和國形式的荷蘭,仍代表少數人的利益。

Chapter 8 歐洲的頓挫—開明專制
  十八世紀在公元1789 年法國大革命之前,習稱為啟蒙時代(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這個時代中,理性、自然法、與進步觀是震天價響的口號。那時代的人們普遍相信,理性是治療過去傷痛的靈丹,是通往理想政府、長久和平與完美社會的妙藥;同時,理性將協助人們發現規範生存的自然法,因此人類的 進步亦將指日可期。這種進步觀普遍存在於知識階層中,他們相信歐洲最後將從過去的野蠻與黑暗走出,這些樂觀的思想與作家被稱為「哲士」( philosophes),而懷有相同樂觀信仰進步的統治者便被稱為「開明專制君主」。在這個思想啟蒙、政治開明而專制下的歐洲,正如鼎鼎大名的哲士伏爾泰在他著名小說《天真》( Candide)中所說:「在完美而可能的世界中,一切都是為著最好」,遠遠脫離了快樂永不可在世間得到的傳統基督教信仰。就這點而論,十八世紀的啟蒙思想是革命的新轉變。

Chapter 9 歐洲的震盪─法國大革命與拿破崙 
  1789 年,法國陷入革命中,同時也展開了延續25 年以上的社會動亂與戰爭的時代,更激起政治思想與政府組成的理念糾紛,在歐洲歷史上投下深遠而持續不斷的影響。這個革命與俄國共產革命不同,它是產生於歐洲進步的國家中;人口有二千四百萬,是公元1789 年時,歐洲人民在單一政府統治下人數最多的民族。雖然沒有國民所得的統計數字,但法國人民在革命前夕是相當富裕的。就對歐洲的出口量來說,法國超過英國。歐洲的黃金流通有一半操在法人手中。同時,巴黎是啟蒙時代的思想文化中心。法語是當時知識份子與貴族階層通用的語言,在歐洲事業有成的各方人士無不習於從法國接受思想的洗禮與啟發。這些不同階層的人士都在革命爆發時,驚恐錯愕不已,也都親身經歷舊制度在這個洪流中隨波而去。

Chapter 10 近代早期歐洲探索—社會經濟的轉變
  十八世紀人口成長帶來政治經濟的重新調整。同時也代表了對死亡率與出生率的有效控制。十八世紀雖然有時農產欠收,不過飢荒與高死亡率的危機已得到有效控制。
  從某個觀點看,十八世紀最重要的分水嶺包含了機械工具的發明、製造衣服,以及勞工的重新組織,可以說工業革命使西歐更富有;但從另一個觀點看,最重要的分野是工作的重新組織。從近古到近代,就工作與所得來看,傳統與現代經濟是相當不同了。
  另一方面,農業仍維持傳統色彩,橫跨歐洲大陸都可看到生產食物、家畜飼料及紡織作物的農村工人,但逐漸地,農業走向專業化的生產型態,至於工業生產飛快增加,趨向資本化、市場化,從家庭工場制度發展出工業化早期的模式。
  在貿易與交通方面,貿易強化了帝國的統治,帝國相對的也鞏固了大洋之間,與內陸的貿易。大致說來,在重商主義的目標下,資源更有效利用,貿易與交通的發達與國家經濟的成長是相輔相成的,但消費的大量化與多樣化,造成物價的波動,這使得依工資為生的勞工飽受壓力。十八世紀近代初期,社會經濟各方面都起了變化,為十九世紀工業化的現代經濟成長奠定了相當的基礎。
段昌國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博士
國立宜蘭大學人文及管理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