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程查詢 / 數位典藏導論



第一章 認識數位典藏
 1.1 數位典藏的定義與目的
 1.2 數位典藏的興起與國外發展情形
 1.3 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之推展
 1.4 國內重要典藏機構的數位化成效
第二章 聯合目錄
 2.1 數位典藏聯合目錄
 2.2 聯合目錄系統特色
 2.3 聯合目錄網站架構
 2.4 聯合目錄檢索類型
 2.5 搜尋功能操作簡介
 2.6 應用技術
第三章 把握數位典藏的程序
 3.1 數位典藏的資訊生命週期
 3.2 數位典藏專案管理的程序
 3.3 數位化工作流程實務
第四章 熟悉數位典藏的方法
 4.1 數位典藏規格的制訂
 4.2 數位檔建置的方法
 4.3 品質管理
 4.4 數位典藏的長期保存
第五章 瞭解數位典藏與後設資料
 5.1 後設資料的定義與價值
 5.2 後設資料的標準與模型
 5.3 描述性後設資料
 5.4 都柏林核心集之應用
 5.5 後設資料與權威控制
第六章 智慧財產權與浮水印
 6.1 智慧財產權
 6.2 浮水印
 6.3 浮水印應用實務
第七章 標示語言
 7.1 標示
 7.2 標示語言類型
 7.3 標示語言的歷史發展
 7.4 XML特色
 7.5 XML的結構
 7.6 XML名稱空間
第八章 數位典藏的社教應用
 8.1 數位典藏國內外推廣應用概況
 8.2 數位典藏與學術研究
 8.3 數位典藏融入教育
 8.4 數位典藏與GIS的結合
 8.5 數位典藏與社會大眾
第九章 數位典藏的商業應用
 9.1 數位典藏物件之特性
 9.2 商業交易平臺
 9.3 國立故宮博物院數位典藏商業化經驗
 9.4 國立故宮博物院數位物件授權模式
第十章 數位典藏的未來發展
 10.1 數位典藏的時代來臨
 10.2 文化創意產業和數位內容產業發展
 10.3 數位學習與教育資源應用
書封面
第一章 認識數位典藏
  面對著電腦和網路的嶄新時代,時空限制也減低了人與人、國與國之間的實體隔閡;數位革命使圖書館、博物館、檔案館等保存與傳播知識的傳統公共領域,面臨新契機新挑戰。全球正興起數位化的熱潮,各學門領域及文化機構紛紛投入,浩瀚無涯的典藏資源不必親訪,便能於彈指間盡覽無疑。數位典藏品的誕生,經由數位技術的呈現,提供更易於儲存、維護與檢索取得(accessibility),以及再利用的機制,揭開了社會文化、教育學習全面變遷的數位時代序幕。
  本章以介紹數位典藏定義的相關論述為開端,並自數位典藏的範圍、數位化後的檔案格式,及從「典藏」、「展示」、「研究」、「教育」功能面等概念,逐步認識數位典藏。數位科技的興起與蓬勃發展,這是一個時代性的工作,世界各國不遺餘力的投入,文中概述數位典藏的起源、國外發展情形、以及我國數位典藏計畫的推展歷程與國內重要典藏機構的數位化成效,以期對於數位典藏能有深層的認識。

第二章 聯合目錄
  聯合目錄是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所建置的集中式目錄資料展示平台,用來提供全國性數位典藏藏品的檢索與搜尋。透過聯合目錄的單一檢索介面,即可查詢到近百組跨十餘個學術領域之典藏機構所編制的後設資料內容或數位物件。
  本章以導引熟悉使用數位典藏聯合目錄的網站為主要目標,包括簡介網站特色與架構;並透過各類檢索的模式,說明聯合目錄的使用方式,以期對於數位典藏的產出內容,能夠以更方便、有效的方式,找尋到所需的資訊。

第三章 把握數位典藏的程序
  數位典藏是一種人力、技術、時程、甚至經費均需大量投入的工作,因此推展數位典藏計畫需建立數位化工作流程規範,作為參與人員執行的依據。數位典藏工作流程強調開發的程序,並且各步驟也會講求特定優質的方法和技術。然而資訊生命週期,可引用於數位典藏建置系統時運作較完整的參考模式。資訊生命週期是資訊被創造、管理、儲存、使用、維護和保存等過程,尤其是可再循環衍生應用的發展;所以數位典藏所考慮的不僅是數位化圖文資料的建置,也包括資訊應用以及演進發展等價值。
  數位典藏是屬於複雜性的作業,掌握數位典藏的程序可增進系統發展的品質;一個數位典藏的機制是否完善,可由其工作流程規劃是否得宜而知。因為工作流程的目的是以按步驟、講方法的執行工作計畫,並以減低人為因素避免影響品質為目標,所以本章會介紹數位典藏工作流程的程序,下一章會闡述數位典藏的重要方法。

第四章 熟悉數位典藏的方法
  要掌握數位典藏的方法,很重要的是制訂符合需求的數位化規格,主要考量的因素是數位影像的解析度、位元深度、色彩空間、數位影像檔的儲存格式,以及決定是否需要對影像進行壓縮。但通常影像品質愈高,檔案會愈大,需要付出的儲存成本亦更高,為便於影像可以適用於之後的多種應用,因此所制訂的規格儘量符合未來性的最高品質。
  完成數位化規格的制訂後,其次便是進行數位檔建置,一般是使用掃描器或數位相機,並依據原件的特性以及品質的需求,選擇適當的設備,並依據數位化工作流程,逐步進行數位檔建置工作。此外,為確保數位化的產出能符合目標,品質控制(Quality Control, QC)也是數位化工作流程中,不可忽視的一環,包括從確認產品、規劃方法和品質標準、環境的控制以及系統效能的評估等,應依循數位化工作流程,發展品質控制的架構。
  除數位檔建置之外,對於數位化的成果,亦需要機構長期投入心力進行保存和維護,尤其儲存媒體容易損壞,或是由於資訊科技的發展,造成技術的淘汰或過時等,都是在數位化資源的保存過程中,所必須面對的課題。所以必須研擬適合的長期保存方案,並從成本、策略、法律等機構組織整體性的層面,作綜合性的考量。

第五章 瞭解數位典藏與後設資料
  越來越多的機構與單位,甚至是個人投入數位典藏的行列,面對大量的數位檔,數位化檔案的內容,需要文字輔助說明讓讀者理解,才易對數位化的意義產生效益,而這些說明文字即是「後設資料」(metadata)。進行數位化工作時,依照典藏品類型的不同,所採用的後設資料標準也不同。後設資料需根據典藏品性質選擇適合的標準進行藏品描述,才能將典藏品的內涵忠實且完整呈現給使用者。
  本章主要敘述後設資料定義、功能與模型,以及國內外所採用的國際標準為何。文中以「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為例,分析國內各機構所使用的後設資料標準,並以最多單位使用的「都柏林核心集」(Dublin Core Metadata Element Set, DC)為例,進一步敘述該計畫如何運用後設資料描述藏品內涵。此外,並列舉國內外重要典藏機構所使用之後設資料標準,使讀者進一步瞭解後設資料與數位典藏的關係。

第六章 智慧財產權與浮水印
  傳統上,藝術家會以落款、簽章的方式宣告原創性,浮水印的技術原理也很早就被廣泛的運用在辨別真偽,鈔票上的浮雕、證件上的鋼印,除了避免造假,亦可確立來源。網路多媒體的興盛,也使對於圖像的版權保護日顯重要,透過網際網路,能輕易取得文件、圖片、影音,再以未經授權的情況下非法散播。
  浮水印的創造,目的並非阻止未經授權的資料被複製和傳播,而是運用此簡單的技術保護原創者的自身權利。傳統上也有使用隱形墨水(如果汁、牛奶等)寫下機密訊息,再以加熱而將以顯現,浮水印則是透過資訊隱藏(Steganography)的方式,將機密的訊息隱藏在影像中,無法以肉眼觀測出。將嵌入的資訊進行解碼,就可以恢復原始的資訊。
  本章主要敘述浮水印的目的、種類、特性以及運用在數位典藏上的重要性,並以中央研究院所研發的浮水印製作軟體「Overlay_Logo批次加浮水印程式」,示範可視浮水印的作法及技術,將版權訊息合成圖像作為展示。

第七章 標示語言
  和HTML不同,XML的重點不在於如何顯示資料,XML主要的應用目的是在於如何包裝資料,並以更簡化的方式傳送這些資料。XML主要處理的都是文字模式(包括日期、數字、字串)的資料,如此能夠讓XML資料可以利用既存的網際網路技術來傳送資料。在深入了解XML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用來儲存與管理文字資料的主要方法,也就是「標示語言」(markup language)的一些觀念。

第八章 數位典藏的社教應用
  數位典藏系統除了增進珍貴收藏易於賞析,也可促進在教育、研究、文化傳承、以及產業發展等應用。特別在社教方面的應用推廣,需求面的探究常是首要的導引工作。除了不同領域類型的數位內容之外,不同的使用族群更可能需要不同的存取介面,甚至需具備不同等級使用數位素材的能力。在數位典藏的策略規劃中,「誰」將以「何種方式」使用「什麼樣的數位資源」,並以什麼樣的方式再「分享」出去,這一個路徑的研究是推廣工作的基礎,完善的需求與使用取徑分析,才能使得典藏內容做到實質的流通與分享,這也是數位典藏計畫在「擴大參與」規劃中的優先工作。
  本章從數位典藏在社教應用的發展歷程開始,闡述國內外推廣應用數位典藏成果的方式,介紹數位化計畫與二大目標使用族群—學術機構和教育機構的互動。並討論數位典藏與相關重要技術,例如地理資訊系統的結合,以及網際網路新興媒體平台等應用。在發展歷程和現況的演變脈絡中,可觀察到新技術、使用者需求、以及數位典藏三者間的相互影響。

第九章 數位典藏的商業應用
  透過各級文化單位積極推動典藏之數位化工作,產生了大量具華人文化特色之數位物件。為了達成各數位典藏品的資源整合應用,延伸典藏單位之間的服務深度與廣度,並能有效降低營運成本、擴大收益面,以作為各典藏單位後續數位化工作的經費來源,數位典藏商業化的推動實在有其重要與必要性。由於參與數位典藏的單位非常的多,個別單位單打獨鬥的商業化模式並不具效率性,但若能整合透過第三者主導的交易市集,將可大幅減低交易成本。礙於人力、法規以及商業複雜的運作環境,至今統合的數位典藏交易平臺仍不可見。但故宮在這方面則有其獨特的成功之處,因此本章就以故宮在推展數位典藏商業化經營的作法作一簡介說明。

第十章 數位典藏的未來發展
  數位典藏自1990年初期發展至今,約有20年的時間,而這20年來,亦正是資訊科技發展的爆炸時代,所以數位典藏的目的及其意涵,亦隨著資訊科技發展,而有所變動。首先,數位典藏不再只限於典藏機構,一般小型私人單位乃至個人,皆逐漸投入數位典藏的工作。而對於典藏機構來說,亦把數位典藏轉變為機構的例行性業務,這亦象徵著數位典藏已經逐漸的普及化。其次,對於數位典藏的應用,也從初期著重在文化資產的數位化保存,轉移為數位典藏內容的加值應用之開發,包括在學術、教育或商業等不同面向。尤其國內近10年來對於文化創意產業的推動,以及數位內容產業的興起,皆能透過數位典藏的支援,而強化其內容面的資源。而在支援數位學習及教育方面,藉由數位學習與數位典藏兩個國家型科技計畫整合為一,亦有助於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之間的媒合。可以想見,數位典藏藉由對文化創意產業、數位內容產業以及數位學習和教育的支援,將更全面的對社會產生影響,成為現今知識社會的發展基石。
蔡順慈
國立台灣科技大學電子工程所博士
現任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專任副教授

余顯強
國立交通大學資訊管理研究所博士
現任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教授兼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