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程查詢 / 英文閱讀方法



第一章 傳統的歲月
 習慣的養成
 翻譯習慣的淵源
 畫虎不成反類犬
 結論
第二章 閱讀的意義  
 精讀與泛讀
 泛讀的功能
 泛讀的關鍵
第三章 過程導向的學習  
 前言
 沿革
 基礎理論
 理論運用
 期望與理想
 教師的職責
 結語
第四章 台灣學生學英文常見的困擾
 聽與說
 讀和寫
第五章 如何學習生字和文法
 生字──多面向的意思和核心意思
 文法──先熟悉、先瞭解意思再回頭思索
 結論
第六章 閱讀的步驟:(甲)結構
 前言
 英文句子的結構
第七章 閱讀的步驟:(乙)句子的分段
 分段的重要性
 如何分段
 分段的處理
 結論
第八章 閱讀的步驟:(丙)大意與線索
 句子的大意
 文章的線索
 結語
第九章 疑惑的處理
 不要死盯著有疑惑的字
 想著文字不如想著一個圖像
 不論如何都判斷個大意
 該捨能捨,後會有期
 結語
第十章 好的讀者的特質
 意思導向的閱讀
 多層次的解讀線索
 結語
書封面
第一章 傳統的歲月
  簡要的介紹在台灣盛行超過半個世紀的英語教學法:「文法翻譯法」的淵源,另外也介紹了二個補救性質的口語教學方法。「文法翻譯法」的原始用意是為了篩選出少數資質優異、足堪特殊榮寵身分的學生,在那種的時代背景下,學語文的目的除了實用的用途外,也兼有區分身分與地位的功能,因而,「文法翻譯法」的原始用意就不是為了有效的教廣大的學子如何學會語文,這個教學法高高擎著個「錯!」的烙印,將一個個學習適應不良的學生烙上一個抹不掉的記號。為了追尋「正確」、為了避免「錯誤」,語文課脫離了生活、脫離了文化、甚至也脫離了聽與說,語文課變成了枯燥的語言練習課。
  為了彌補這樣子的偏差,所以,又另外創造了二個加強口語訓練的教學法,因為這種教學法原始的用意就是為了彌補,所以,這二個教學法本身並不足以單獨作為一個主要的教學法,讀與寫在這二個教學法中是很明顯的忽略了。
  由這三種教學法的淵源和基本理論,我們可以思考自己的學習過程是否有相似之處?想想看,為甚麼我們還是如飛蛾似的前仆後繼?

第二章 閱讀的意義
  簡要的介紹廣泛閱讀在學習語文的過程中的重要性,泛讀提供了許多一再接觸常用的字彙以及句型的機會,這些一再的接觸才能使我們熟悉英語中一些基本字彙的用法和組成句子的模式。本章中順便介紹了Vygotsky (維高斯基)的學習三階段論來佐證泛讀的功能。請留心思考一下這個「學習三階段論」的道理,這個理論是本書的二個基本論點之一(另一個就是廣泛閱讀)。
  學英文的人都誤以為上英文課就是學英文,其實,真正要學任何語文都是要經由廣泛的閱讀才可能為我們創造多接觸語文的機會,唯有如此才可能協助我們將初識的字或用法提升至瞭解的層次。休閒性的閱讀正是泛讀最好也最有效的途徑。

第三章 過程導向的學習
  簡要的介紹「過程導向的教學法」,這個教學的觀念其實並不新,但是至今仍未正式的引進台灣,不過,這個教學法所啟發的一些新的觀念和做法,如:「學生中心」的「口號」的確已經常被引用。
  「過程導向的教學法」強調學習是一個伴隨著成長和發展的過程而同步進行的,所以,學習語文不是如同疊磚塊的,一塊一塊的加上去,語文是一個由初識、而瞭解、而至熟練的一個不停的「轉變」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社會化和互動是我們接觸和學習語文的途徑。
  以學生字為例,背了它的意思和拼法只是初識而已,還需要一段接觸和運用的過程,我們才能逐漸地瞭解,以至於熟練。
  就理論而言,「過程導向的教學法」很迷人,也的確啟發了一些新的觀念和做法;就實務而言,它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它本身也面臨了很大的挑戰,不管它是否一定有效,認識它和瞭解它是必要的第一步。

第四章 台灣學生學英文常見的困擾
  本章分從一、聽與說;二、讀與寫來談論台灣的學生學英文常見的困擾,順便淺論如何練習聽與說的觀念和做法。
  每個學英文的人都希望能夠用英文和外國人對話,很多人都誤以為只要去上會話課就可以學會,卻不太願意思考,看似簡單的英語會話,其中所需要配合的相關的聽、說、讀、寫的練習。而真正練習聽、說、讀、寫時卻很少有些耐心去多試幾次。
  本章的重點當然是在談論依賴堆積木式的翻譯來學英文所造成的一些嚴重的問題,希望讀者們在閱讀時順便想一想自己有沒有發生書中所敘述的現象。逐字、逐句的翻譯是所有英文學不好的人的一個共同的現象,當然,每一個人都認為在初學時或是「程度不好時」,它是一個必要之惡;可是,要何時才能安心的放掉它?這就是每一個學英文的人都逃不掉的一個抉擇:放掉它,怕自己讀不懂、學不會、考不好、錯一生;不放掉它,就永遠在堆積木的迷魂陣中兜圈子,永遠飽受挫折感的打擊。
  歸根結柢,只有一個抉擇:我要不要學好英文?想要學好英文,關鍵不在你有多聰明,而在於心態和習慣上的調整。

第五章 如何學習生字和文法
  本章介紹如何學習生字和文法的一點不同的觀念和做法,這些當然都是和「學習三階段論」息息相關的。傳統的方法以背誦記憶為主,而且誤以為這就代表了學習,接下來就等著當這個生字或這個文法出現時,我們能夠按圖索驥,立刻將所學套用上去。結果,經常是事與願違,於是,我們就責怪自己「記不住」、或甚至「程度不好」。其實,是我們用的偏重一次記憶的學習方式嚴重的錯誤了,如果,生字和文法都是記一次、或學一次、或練習一次就能學好的話,那為何我們說語文是藝術?那我們何必有文學?
  學生字和文法都是一樣的要從實際的例子當中去瞭解用法,從用法當中去思索其中的道理。就生字來說,就是要由好幾個例子當中去找出不同的用法,再由這些用法中去思索、歸納出這個字的「核心意思」;就文法來說,就是要由好幾個例子當中去看出來它使用的模式。
  學英文有一個很重要的功夫,這是學校無法教也無法要求的,那就是「回頭思索的功夫」,這是個將已經接觸過好幾次、有些印象的東西予以整理、歸納的工作,這番功夫才是協助我們真正由初識晉升至瞭解的關鍵。

第六章 閱讀的步驟:(甲)結構
  這一章開始真正進入閱讀方法的課程,閱讀是一個由點(字)到面(句子)、再由面(句子的大意)到點(字確切的意思)的一個往往復復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首要的工作是先拼湊出整個句子的一個輪廓(或稱大意),要先瞭解了這個句子的大環境之後我們才可能對一個句子做仔細的解讀,這和對積木式的翻譯方式很不同。
  要瞭解一個句子的大意,當然要先了解這個句子的基本架構,這個基本架構中最基礎的單元就是個「主要結構」,也就是這個句子的主詞加動詞的部分。要能夠清楚的瞭解這些,前提就是能夠分段,這個步驟對閱讀經驗不足的學生尤其重要。
  這一章就先介紹一個句子的基本組成的工具,本章特別針對英文經常用來將一個句子拉長的二個工具:片語和子句略做介紹。重點不在是否能認出這是一個甚麼性質的片語或子句,而在能夠認出來眼前有一個片語或子句,好做為爾後分段、甚至刪除時的依據。
  這裡有些說明的文字或許會有些像是文法書了,本書盡量避免談及文法,介紹片語和子句的部分已經盡量不用文法的詞彙,重點不在介紹甚麼樣子的片語和子句,重點在於能夠知道有一個片語或子句,然後,確定它是不是句子的基本架構的一部份,僅此而已。

第七章 閱讀的步驟:(乙)句子的分段
  這一章正式介紹「分段」以及「刪除法」的觀念。經驗不足的人很容易就因為同時要處理太多的訊息而至全盤混亂,分不清一個句子的重點和支節,此時,「分段」以及「刪除法」的做法就很有助益了。
  分段有幾個很明顯的特徵可以依循:標點符號、連接詞、介係詞片語、子句。這些都是很明顯的參考地標,依據這些特徵,我們可以很輕易地將一個長句子分成好幾個段落;如果有需要,這其中有好多個段落都是很明顯的可以先刪除,以減輕我們解讀時的負擔,如此,一個句子的「基本架構」也好,「主要結構」也好,都很清楚的呈現在我們的眼前。

第八章 閱讀的步驟:(丙)大意與線索
  本章簡略的說明「大意」在我們閱讀過程中的意義,字面的意思未必就是一句話的大意,判斷大意也是要依據好幾種線索:說話者的用意、文章的脈絡、以及字、句的線索。
  在閱讀時如何從前後的文句中、句子本身、以及字本身去搜尋線索,這是閱讀時不可或缺的一道功夫。語文都是文化的產物,每種語言都會對許多的事務或現象有其獨特的表達方式,這些詞或句經常因為年代久遠,以至於後人從文字本身難以看出其中的用意,在閱讀中類似這樣子的因為文化的隔閡或年代的隔閡而產生的疑難或誤解常見,這類問題無法一一請教字典,字典也不見得都有答案,於是,線索就很重要了。
  介紹線索前先介紹一個有關「刻漏字」的道理,這是用來測驗語文程度的一個概略的、簡易的方式,它是奠基於「贅字」理論和「預期」理論,這些都是埋首汲汲於翻譯者所無法顧及的,但是無法掌握這二個要領的,當然也就對所謂的「線索」茫然不覺了。
  最後,介紹三種基本的線索:上下文、句子本身、以及字本身。在閱讀時這些都可以提供許多的線索供我們判斷一個句子的大意、某個字的確切意思、或是至少協助我們勾勒出一個輪廓來。這些線索都可以協助我們避免「坐困愁城」的窘境。

第九章 疑惑的處理
  幾乎每個人都會懷疑:那我怎麼知道我這樣子解對不對?那我如果錯了不就一直錯下去?就為了如此一個不放心,不少人都躑躅不前,於是就繼續陷在堆積木式的翻譯的惡性循環中。
  遇到疑難時,先從簡易能掌握的下手,再如何困難也要試著找些線索做個判斷;實在解不開時,何不就乾脆捨棄它?先不理它,因為這是你今日的程度,無法強求的; 只要持續地學習,早晚有一日你會克服的。
  反而是稍遇疑難就輕言放棄的人,英語和他真的是只會越來越遠。

第十章 好的讀者的特質
  我們常常說某人的英文程度好,可是,是為甚麼好?我們通常就不太去細思了。英文程度好的人一定也是個好的讀者。一個好的讀者從字的拼音和發音間的關聯,到一個句子的文意和結構上的關聯,這些由點到面、再由面到點的連結都能夠順利的掌握。也就是說,一個好的讀者不是刻板地依賴一個一個字的拼法和意思來拼湊出一個句子的整體意思,它能夠由一個點(譬如幾個音、幾個字)來預期一個面(譬如一個音節或一個字、 一段話或一句話),再由一個面(一個音節或一個字、一段話或一句話)來檢驗一個點(幾個音、幾個字)。就這樣往往復復的幾回中,一個好的讀者具體的實踐了一個預期、判斷、檢驗的歷程。
  凡是無法運用這樣一個閱讀的過程的人,不論甚麼理由,是註定學不好英文的。


陳達武
美國愛荷華大學英語教育博士
現任國立空中大學人文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