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程查詢 / 中國文字



上篇—理論篇
第一章 文字是啥東西
 第一節 為什麼要有文字—文字製作的目的
 第二節 文字怎麼來的—文字形成的源起
 第三節 文字有別的名稱嗎—中國文字的稱謂
 第四節 到底有多少個字—中國文字的數量
 第五節 用什麼工具寫字—文房四寶
 第六節 查字典囉—談中國最早的一本字典
第二章 你寫的字和古人一樣嗎?
 第一節 甲骨文
 第二節 金文
 第三節 籀文
 第四節 戰國文字
 第五節 小篆
 第六節 隸書
 第七節 草書
 第八節 楷書
 第九節 行書
第三章 文字是怎麼造的?
 第一節 文與字不同
 第二節 六書的名稱和次序
 第三節 六書的原則與性質差異
 第四節 象形
 第五節 指事
 第六節 會意
 第七節 形聲
 第八節 轉注
 第九節 假借
第四章 文字的特質
 第一節 獨特的表意方式
 第二節 微妙的字族系統
 第三節 靈活的構詞能力
 第四節 優美的藝術本質
下篇—應用篇
第五章 文字與文化
 第一節 民俗與祭祀
 第二節 婚姻與家庭
 第三節 飲食
 第四節 建築
 第五節 兵器
第六章 文字與藝術
 第一節 審美文字學—篆刻、摹印
 第二節 審美文字學—書法
 第三節 舞蹈與文字美學
第七章 文字與文學遊戲
 第一節 拆字詩
 第二節 迴文詩
 第三節 字謎
 第四節 字形詩
 第五節 文字造型寓含成語
 第六節 諧音雙關
第八章 文字符號與神祕化
 第一節 符號
 第二節 結繩、契刻
 第三節 文字畫
 第四節 讖語、符籙
 第五節 測字與筆跡
第九章 文字的演化
 第一節 偏旁的變化
 第二節 簡體字
 第三節 錯別字
 第四節 網路文字
書封面
上篇—理論篇
第一章 文字是啥東西
  本章介紹中國文字的相關基本概念,包括文字製作的目的、文字形成的起源、文字的稱謂、書寫的工具及《說文解字》這本中國最早的「字典」。透過這些概念,使我們在進入中國文字造字方法及內在性質的學習前,先對中國文字有一個大體的認識。

第二章 你寫的字和古人一樣嗎?
  本章介紹中國文字在形體上的發展歷史,包括甲骨文、金文、籀文、戰國文字、小篆、隸書、草書、行書的字形差異、特色及傳承關係。使我們對這個世界最早,歷史最悠久的文字體系有縱向的歷史概念。從中也可以體會到先民創造文字的智慧,及中國人運用文字符號時的活潑性、藝術性,當然更可以體現到中國文字在使用上的實用性。

第三章 文字是怎麼造的﹖—中國文字的造字法與用字法
  本章介紹中國文字的造字方法,包括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也就是所謂的「六書」。每個單元除了六書特質的介紹外,也分別舉出若干具代表性、理解容易的例子供參考。理解六書也就理解了中國文字在橫向部份的設計、製作的問題了。並且也藉此充分理解,中國文字的設計顧及了形音義三者在人類溝通上的密切關連性。

第四章 文字的特質—中國文字的獨特與奧妙
  本章為中國文字的理論部份做補充。中國文字是世界上最具特色的一種文字,從發音上來看,它是單音節的形式,異於西方的多音節文字;從形體上來看,中國文字是一個一個獨體的方塊字,和拼音文字的長短不一也不相同。由於這單音獨體的特質,使得中國文字在造字、表意、構詞,甚至在藝術表現上,在在都呈現了其獨特的風格,本章內容便是在這些方面的分析與介紹。

下篇—應用篇
第五章 文字與文化
  「文化」一詞,有廣義與狹義兩種解釋。廣義上,只要是人類所造作的物件,都可以稱作是人類的文化,譬如一九六五年五月在雲南省元謀縣的那蚌,發現大約一百七十五萬年前的人類化石,並找到三件經過打造的刮削器,有學者認為這是我國古代文化的開端。以此而言,文化是一種人類知識進化的歷程,是與人類生活同步的。至於文化的狹義說法,是指文治和教化。漢劉向《說苑》認為︰「聖人之治天下也,先文德而後武力。凡武之興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後加誅。」「文化不改」之意,是說聖人用純德文治和禮樂教化,仍不能改變對方的態度,就只有施以處罰了。但是從史書記載上看,歷代都有「下愚不移」的少數民族終被漢族同化的實例,其基本原因就是漢族的文化發達,而優美的漢字所記載的典籍,是同化過程中的重要工具之一。
  在我國的歷史文化的進程中,文化現象多半顯示出文字的觀照結果。上古社會宗教信仰的各種形式,如偶像崇拜、圖騰崇拜、生殖崇拜以及祖先崇拜等,都與後世的造字有直接關連。裘錫珪〈漢字文形成問題的初步探索〉說︰「用象形符號表示族名,很可能是原始表義文字產生的一個重要途徑。」文字在構造之初,就反映了一定的文化內容,有了確定的初義,尤其是表意文字,包含著豐富的文化信息和語言密碼,有其獨特的文化闡釋功能。
  中國文字是最富有藝術內涵的文化產物,由其衍化出來的篆刻、書法等審美文字學,已成為聞名於世界的獨特藝術;從文字體勢的千變萬化中,又富涵了與舞蹈及傳統武藝的密切關聯,這些都在歷史記載及現今文化中得到印證。

第六章 文字與藝術
  中國字在形體構造上,有著拼音文字無法比擬的奇妙處,其中,「形體對稱」就是中國字中的美感之一。劉勰在《文心雕龍》中曾說道:「造物賦形,肢體必雙。」人體對稱是自然所稟形,人所創造出來的字,也同樣在自然的情況下,有著對稱的特色,如:十、美、中、昌等,不勝枚舉。有人曾統計過一部小字典,一八二九個單字中,像「東、南、西、北、雨、燕、朋」等左右對稱的字有五七二個之多,佔了30%。其實,中國文學中有許多優美的文句,字字都頗為勻稱,像「暮春三月」、「萬里無雲」、「霓裳一曲」等。所以,如果有人能完全用勻稱字寫成一篇文章,字形美和內容美深切融合,必能成為一篇空前的佳作。
  中國字的意象又具有多元化和形象化的特點。從多元化來看,一個概念可以有豐富多彩的形象來體現。如甲骨文中「羊」字有四十餘種寫法,形態各異;「女」字的形象,有雙手置於腹前的,有帶髮的、有畫眉毛的,有突出雙乳的、有哺乳的;至於「百壽圖」、「百福圖」等文字造形,更是歷代書法家不斷研究的藝術重點。例如臺灣中部的霧社北方一公里的山巔上,有蔣中正建於民國四十七年的介壽亭,正門即有「百壽圖」一幅;大陸北京的妙峰山上,也有用符構成的「百福圖」,似有消災解噩的作用。而廣州市郊番禺市的蓮花山,更在懸崖峭壁雕出了「百福圖」,一百個福字清晰可見;雖然現在已經顏色斑駁,字跡也有些脫落,但仍然可以想像當年雕鑿時的艱難。近來更有人輯錄「千壽集錦」,得到千餘種「壽」字的不同寫法。作為實用品,寫法應當標準化;但是作為娛樂品,寫法當然愈多愈好。
  至於中國字的形象表意之特色,更具備了「一字傳神」的功能,例如「赫」字十足的表現出一個大將威武的神氣,「夭」字就像一個人側著頭、伸懶腰的模樣。而余光中〈聽聽那冷雨〉,更是細膩地道出中國文字的美學與奧妙︰
  杏花。春雨。江南。六個方塊字,或許那片土地就在那堶情C……因為一個方塊字是一個天地。太初有字,於是漢族的心靈他祖先的回憶和希望便有了寄托。譬如憑空寫一個『雨』字,點點滴滴,滂滂沱沱,淅瀝淅瀝淅瀝,一切雲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豈是什麼rain也好pluie也好所能滿足?翻開一部《辭源》或《辭海》,金木水火土,各成世界,而一入『雨』部,古神州的天顏千變萬化,便悉在望中,美麗的霜雪雲霞,駭人的雷電霹靂,展露的無非是神的好脾氣與壞脾氣,氣象台百讀不厭門外漢百思不解的百科全書。
  本章內容即以文字美學為論述重點,舉凡篆刻、摹印、書法、舞蹈與武藝,都與文字有著深切而獨特的關係,可以從其中顯示出文字創造思想與藝術之間,自然圓融且妥貼的律動。

第七章 文字與文學遊戲
  歷代的墨客、騷人都喜歡將一腔抱負與滿懷感慨,藉由最精簡的文字形式表出來,這種形式就是「詩」,所以在中國文學中佔有很重要的一席地位。由於後學轉精,詩的形式有了許多巧妙的變化,「拆字詩」與「迴文詩」就是其中最具文學性的文字表現。
  拆字在文人「以文會友」的應酬消遣中,常常產生相互標榜或譏嘲對方的功效,例如以「虫二」意指「風月無邊」,以「竹苞堂」嘲諷附庸風雅的暴發戶是「唇唇艸包」。由此演化就成了聯句,例如下屬阿諛長官之語︰「四口為圖,內口總須外口管。五人撐傘,小人全仗大人遮。」 再者,由於中國文字具有「單音、獨體」的特質,若將詩文字序周而復始的倒過來迴環讀誦,字義也可全無改變,如「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上海自來水來自海上,藍天白雲照雲白天藍」之類。循此將迴環詩句聯綴成篇,就成了習見的迴文詩,如王安石五言回文詩〈碧蕪〉:「碧蕪平野曠,黃菊晚村深;客倦留甘飲,身閑累苦吟。」倒讀即成:「吟苦累閑身,飲甘留倦客;深村晚菊黃,曠野平蕪碧。」
  這些都是中國文字能在文學上產生催化作用的實例之一。
  另外,字謎、字形詩、文字造形與諧音雙關字,都是古今文人在文字運用上的高度技巧之表現,也是中國文字最富趣味的特色之一。

第八章 文字符號與神秘化
  「文字」是一種符號,以書寫的方式來記錄語言,它具有三種特質:(1)普遍性;(2)有效性;(3)實用性。因為人類有一種特別的能力,可以將思想與萬事、萬物「符號化」,在「符號化」的過程中,也同時開始了文化中的創作與發明。這種有意義的「符號化」,時常將抽象的概念具體化,使得複雜難描摩的指意,能藉由經驗感受過程,很容易的獲得意義上的領悟,就成了初步的「思想」。如果沒有符號,思想就不可能。如果我們抽離思想而欲把一件很簡單的事,描繪得一絲不漏,我們就得窮畢生之力蒐集材料,再一步一步的去詳細說明。所以「符號」可說是文化的基本要素之一。
  《韓非子•解老篇》就說過︰「人希見生象也,而得死象之骨,案其圖以想其生也,故諸人之所以意想者皆謂之象也。」意即一般人都會通過某種直觀表象,去領悟象徵意義的內涵。我國文字的早期階段,是以「畫成其物,隨體詰詘」的象形方法來構形的,這是一種圖畫式的寫實方法。
  至於結繩記事,民國初年劉師培《中國文學教科書》論文字的起源時,說:「字形雖起於伏羲畫卦,然漸備於神農之結繩。」朱宗萊《文字學形義篇》也說︰「文字之學,肇始於結繩。」許慎《說文解字•敘》︰「古庖犧氏之王天下也,始作《易》八卦,及神農氏結繩為治,而統其事。」都有這種說法。
  先民文字的形成,應該與氏族圖騰有關。新石器時代,每個氏族部落都有自己專屬的圖騰標幟,成年族人也常將圖騰刺繪在身上,以與其他部族區別,就成了紋身。古書堣]有許多紋身的記載,如《墨子•公孟篇》:「越王勾踐,剪髮文身。」《禮記•王制篇》:「東方四夷,被髮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史記•吳太伯世家》:「太伯、仲雍二人乃奔荊蠻,文身斷髮,示不可用。」這些記載,或許與「文」的原意有關。唐代仍有紋身習俗,《天寶實錄》說︰「日南眨山連接,不知幾千里,裸人所居,白民之後也。刺其胸前作花,有如粉而紫色,畫其兩目下。」「越人習水,必鏤身以避蛟魚之患。今南中恿面老子,蓋雕題之遺俗也。」
  再說道「文字畫」的來由,中國古文字以象形為主要元素,每個方塊字,就是一幅用來記錄和表達古語中單音詞的「圖畫符號」。其中,「語言」部分是用聲音形象來傳遞信息、反映客觀概念的符號系統;而「形體」則是使用筆繪物象以記錄語言的符號系統;「文字」從「圖畫符號」演進而成,則是客觀概念的二級符號系統。因此,中國字的形體不只記錄語音,還要通過簡練的形體,反映全部或部分詞義,這也就是甲骨文幾乎每一個字都是一幅生動形象圖畫的原因,它們象山、象水,或象日。
  對文字的崇拜,是從文字產生時就開始了,因為文字本是由遠古時代巫術文化、圖騰文化發展演變而來的,而古人又認為四隻眼睛的倉頡創造文字以後,讓中國文明得以躍昇,所以民俗中對倉頡的崇拜,也連帶引發出文字的崇拜。於是寫了字的紙張都被尊崇了起來,孩童自幼就被教導不能腳踩有字的紙,不能用有字的紙包裹東西,不妥善處理字紙,輕則會讀不好書,重則會瞎眼。即使荒郊野外目不識丁的村夫愚婦,也把書籍當作神明的化身,不敢隨意丟棄;在路邊看到帶有文字的破紙片,多半會小心翼翼的檢起,用火焚化。古代還流傳一種善書〈文昌帝君惜字功過律〉,對於惜字和褻字,帝君都有明確的賞罰︰
  〈惜字功律〉二十四條,如:平生遍拾字紙至家,香水浴焚者,萬功。多收字紙、字灰深埋淨地者,一千功。遇字紙污穢,漂淨水中,百字一功。
  〈褻字罪律〉二十九條,如:家中破書廢紙,換碗、換糖、作踐者,八十罪。己身不敬重字紙,反笑人者,十五罪。以字磚墊路者,三罪。
  與〈功過律〉相彷的,清代同治年間,上海官方還制定過《惜字章程》,提出了若干惜字禁條。在這種惜字焚紙的習慣影響之下,從宋代開始,出現了「惜字亭」;到了明、清更為普遍,不但在官衙、學堂等時常用紙的場所必備「惜字亭」,連偏遠之地也建造「聖蹟亭」,定時焚紙以祭拜文聖倉頡,以祈求提昇當地文風。他們甚至相信懷著虔敬心意所燒化的紙灰,會化成蝴蝶,飛到天上,告訴文聖倉頡說,人間並沒有輕忽上天賜給他們的文字。
  由神祕的觀點出發,古人將文字的魔力發揮到了預言的讖語、消災除厄的符籙上,甚至連日常生活中都假借文字的拆解,來作神化的預測,因而形成了中國特有的測字術。實則撇開迷信不談,由實驗證明,藉著仔細觀察文字的各種書寫體式,的確可以看出書寫者的個性或書寫時的情緒,這也是古人會說「字為心畫」的原因之一吧。

第九章 文字的演化
  文字不斷地被時空淘汰,也不斷地在時間的洪流堻郱s,許多應時局環境所創的新字,在事過境遷之後常會迅速地消失死亡,例如唐代女皇武則天所造的許多新字。但是只要有人就有新觀念,就會有新字被創造出來。相聲堭`見的一個橋段︰門堣@個人,是「閃」字;門堥潃茪H,是「擠」字;門堣T個人,就成了「撞」字。因為一個人,一閃就出去了;兩個人同時要出門,會擠來擠去;三個人勢必爭先恐後,撞來撞去。這可能真的是創造新字的情況之一了。
  報載:有位中年人因為購買贓車,被臺北地檢處提起公訴。但是在偵查中,涉嫌人的名字難倒了辦人員,因為他姓王,名,沒有人知道這兩個字的讀音和解釋。經由學者深入考查,才知道《康熙字典.補遺》媕Y有「」字,傳說是由於三國蜀漢的丞相諸葛亮字「孔明」,被誤書連寫而成的怪字,四川省張飛廟的碑文還刻有這個字,讀音為「朗」;而「」則是中國北方防風門斗上的吉祥象徵,意思是說:積百為千,積千為萬,所以可能讀作「萬」;而「王」或許讀作「王朗萬」。這些都是文字趣談,卻也是許多自命為倉頡的歷代好事者的造字方法。
  文字的演化有時是為了文化的需要,作了部分字形如偏旁的改變,偶而會因書寫方便而作了簡化,有時卻是郢書燕說,誤打誤撞的結果,這就是錯別字與積非成是的新字產生原因之一。到了現今網路發達的時代,網路交談的便捷與注音輸入法等因素,更在年輕一代的文字使用者身上,逐漸顯現一種文字應用上的微妙改變,這種趨勢對於正確的文字學習產生了不利的影響,卻也加速了文字溝通的多元變化。
盧國屏
政治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
現任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

黃復山
輔仁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
現任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